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乱伦小说  »  十男九色,十女九淫第一章無知的少女--第二章高中生涯
十男九色,十女九淫第一章無知的少女--第二章高中生涯

本帖最後由 ptc077 於 編輯



第一章無知的少女一



??“準備好了麽?”

“咔”的一聲相機快門聲音,留下了我童年9 歲的印記。

我叫昕昕,在這個軍區大院我生活了9 年了,也是家里唯一的小寶貝,可是那個臭哥哥,因爲我和他長得不太像就總是欺負我。

“哼!我記你一輩子,臭哥哥”我再次委屈得哭了起來,可是哭完了我還是和哥哥好。

“新鋼你怎麽又欺負妹妹”隨著媽媽嚴厲的斥責聲,哥哥偃旗息鼓了,媽媽總是最疼我了,這是我看到媽媽挺著大肚子,緩慢的走出房門,我哭泣著迎了上去,輕輕的扶著媽媽的身體。大我3 歲的哥哥調皮的跑了出去,和一幫小夥伴玩去了。

“媽媽,慢點兒”

“昕昕真乖”媽媽鼓勵著我,順手坐在了院子里面的石凳上。

“媽媽,小寶寶,什麽時候才可以出來呀?”

“快了,再有2 、3 個月你就可以見到他了”

“嘿嘿,真好”我拍著手,天真的滿院子蹦蹦跳跳的,這天爸爸回來了,拿了好多吃的。

“燕子,今晚我給你和孩子們炖魚吃”

“好噢,好噢!”興奮得我只崩腳。



出生在軍人世家的我,部隊大院一直伴著我的整個童年時光,可是爸爸、媽媽卻很少回到家里,爺爺說爸爸、媽媽在前線很忙,沒有時間回來探親,9 年里,我很少會見到爸爸、媽媽,即使是回來,也就是一個多月就走了,這個家一直都是爺爺奶奶和勤務兵王彥叔在操勞著,奶奶的身體不是很好,年輕時的體力透支年老了身子骨卻是有些不支了,一次車禍而過早的奪去了奶奶的生命,讓身體健壯的爺爺也神經性癱瘓在床,畢竟自從生了哥哥以后姥姥身體不好又故土難離父親也不在身邊爲了照顧姥姥的媽媽就執意留在了A 城,在軍區駐外部隊宣傳部工作。父母得到這個噩耗,都趕了回來。不到一個月的時間就處理完了奶奶的后事,雖然是短暫的相聚,但畢竟這9 年里不僅很少見到媽媽,更難見到我的爸爸,我和哥哥對這兩位至親很是陌生的面孔有了新的認識,也習慣的開始叫著“爸爸、媽媽”…

可是這短暫的家庭團聚,卻隨著父親接到的任務而再次終結。往往有的時候總是禍不單行,奶奶才走沒有幾天,就因爲媽媽回來處理喪事,而忽略了對姥姥的照顧,一個不幸的夜晚,姥姥因一氧化碳中毒,又一次給我們這個家蒙上了陰影。痛不欲生的媽媽,在痛苦中肚子卻一天天的大了起來,也因爲這個孩子的到來,給媽媽帶了絲喜悅,從陰影中逐漸的解脫出來。

休産假回到我們身邊和爺爺相依爲命生活的媽媽,對我們特別好,這對我們來說是件好事,可是由于爺爺思念飛仙的奶奶身體一天天的消瘦了,雖然看了好多軍醫,似乎給出的多是思念過渡,要好好的調養。

並給開具了一個處方,媽媽看后,卻有些爲難了,年少的我,無知的搶過媽媽手中的紙條:“老年喪偶性亢奮,需要房事或手淫來舒緩性壓力。”雖然我還不是很懂,不知道是什麽意思,但從勤務兵王彥叔的焦急態度上可以看得出爺爺的身體似乎病得很嚴重了。

媽媽想第一時間通知爸爸,可是被告知,執行特殊任務期間,不能與家人聯系,但可以轉達,似乎媽媽更爲難了。

“這怎麽開口呀?”自言自語的媽媽,回過頭與勤務兵進行交流著。

最終的倆個人的結果還是先想辦法給老爺子找個老伴吧!可是那是什麽年代呀!怎麽好找呀,不是不合適,就是爺爺不接受,眼看著爺爺一天天的消瘦下了,身體狀況每日欲下,實在是沒有辦法了,勸爺爺自己手淫,可是一輩子將軍脾氣,哪肯低頭做這種事情呀!忠誠的王彥叔實在沒有辦法硬著頭皮說不行就讓他幫忙吧,可是被爺爺臭罵了出來,說再有一次就斃了他,沒辦法,媽媽給爺爺跪下了,

求爺爺接受…

可是王彥叔脫口而出:“嫂子,我不會,我還是初男”看著這個和媽媽年齡相仿的王彥叔,媽媽卻顯得很無奈,也有些羞澀的樣子,不過還是對著沒有任何性經驗的王彥叔。

“用你的手握住我爸的那東西,用些口水吐在那東西的頭上,然后上下的撸…”說完很不好意思地把頭轉了過去,在媽媽的傳教下他笨拙的揭開爺爺的褲子,掏出了爺爺那早已挺立的黑黑的雞雞套弄了半天,把爺爺搞的是痛苦不堪,卻是無功而返。看著爺爺的苦狀,媽媽哭了,而一旁的王彥叔。

“嫂子,你是政委的兒媳婦,又是過來人,怎麽說你都義不容辭。”頓時整個房間平靜了,似乎一切都靜止了,媽媽的突然一只手挪向爺爺的腿上,但羞臊的樣子卻顯得十分扭捏,更是牽強,我不知道他們是在干什麽,我傻傻的趴在門口想看個究竟。媽媽的手在爺爺身上停留了一會兒,開始往那立著雞雞的地方探了。看著爺爺的雞雞讓我想,其去年奶奶在世的時候,我無意間撞倒奶奶擺弄爺爺的雞雞時,好奇的我,總愛刨根問底的問個究竟。雖然有些尴尬,但是疼愛我的奶奶怕傷我心還是告訴了我,那是男人的寶貝叫小雞雞;我又追問:那爲什麽我沒有呢?奶奶說:你的寶貝是小妹妹…

看著媽媽的手握著爺爺的小雞雞時。

“嗯!”爺爺也哼了一聲。

“媽媽,干什麽,你們不要欺負爺爺?”我實在忍不住了,氣沖沖的想沖過去保護爺爺。媽媽那顫抖的手刷得一下就收了回來,看著爺爺那黑黑的小雞雞,一下子就小了多,軟啪啪的了,媽媽似乎整個人都僵直了,一動不動的,還是王彥叔先開得口。

“小昕昕,你別鬧,你媽媽在給爺爺治病呢!”我將信將疑的。

“爺爺是麽?您病了麽?”

“是啊,小孫女,爺爺病了,叔叔和你媽媽給爺爺治病呢!快別搗亂”躺在床上的爺爺也說話了,我這才相信,可是我執意不肯離開,畢竟那是我最親的人,甚至親過媽媽,媽媽和叔叔見什麽也不懂的我,天真地相信了一切,似乎也輸了口氣。

“小昕昕,去院子里玩,別在這里耽誤爺爺治病…”

“好吧!”我答應著,卻沒有離開,只是貓在了門口,偷窺這里面的一切,我還是不放心。也很好奇,從來沒有見過沒有醫生也能治病的。

那種事給饒了,爺爺的雞雞軟軟的了,媽媽那手在爺爺肚子上撫摸了好一會,我似乎能感覺到媽媽,軟軟的手指尖碰觸著爺爺的雞雞,爺爺打了一個寒顫,我看見爺爺那黑乎乎的小雞雞又變成大雞雞了,媽媽的手把爺爺的大雞雞整個握住,緩慢的套弄起來。

“嗯!爹,你舒服麽?”媽媽先是木了一下,她傻傻的握著不動,似乎有些震驚的樣子,過了好一會兒,媽媽又動了起來,漸漸的媽媽加快了速度,可是看著王彥叔那著急的樣子,媽媽撸動的速度也慢了下來,爺爺只是喘著粗氣,並沒有什麽特別的。

“嫂子,要不你再想想辦法吧!這也不行啊!”

媽媽蹲了一下,俯下身子張開嘴,用嘴巴吞下了爺爺的大雞雞,上下的套弄起來,我一看媽媽要要爺爺的雞雞,我再次拼命的沖了進來。

“不許咬爺爺”我這一句話驚呆了所有人,只見媽媽嘴角流出白呼呼東西,媽媽似乎很惡心的樣子,轉身就跑了出去。

“小昕昕,媽媽在給爺爺治病呢!你看這不是把爺爺的膿都吸出來了麽!”

“噢!我還以爲媽媽要咬爺爺呢!那好吧,我去玩了”天真無瑕的我,這才跑出去,在院子里,看到滿嘴白色粘液的媽媽,正在那吐呢!又拿出牙刷準備刷牙。

“媽媽對不起,我不知道你給爺爺治病呢,對不起!”我很誠懇得向媽媽認錯。

“沒關系,小昕欣以后知道就好了”面紅耳赤的媽媽,緊接著就開始刷牙了。

晚上,媽媽摟著我睡覺,哥哥卻在一旁,呼呼的大睡,我朦胧中,感覺著媽媽的身體不停的在動,好像她的手還在她自己身上不停的抖動,明顯感覺到她自己也在撫摸,媽媽撫摸自己的速度也越來越快。

“嗯,嗯…”媽媽的呻吟讓我好奇極了,可是被窩太黑了,什麽也看不到,但是感覺得到,媽媽的雙腿是劈開的。不知道過了多久,輕吟聲沒有了,四周又恢複了平靜。

清晨,我起的特別早,跑進哥哥的房間,本想把他叫起來可看哥哥睡得像死豬一樣,兩腿披著跨,雪白的小雞雞也不知道什麽時候跑出來了,這時我才發現哥哥的小雞雞和爺爺的怎麽不一樣?爺爺的黑黝黝的,還那麽大,可是哥哥的白白的像個小象鼻子,好小哦!回到媽媽的房間媽媽睡得也很香,看著那雪白的肚子卻是鼓鼓的,忙著幫媽媽蓋了下被子,就起身有些內急,推開門順著走廊想去廁所,路過王彥叔叔的房間時,“噢,噢”門沒有關嚴里面傳出聲音,我推門進去,看見王彥叔叔軍褲褪在膝蓋下,正坐在凳子上用手像上次給爺爺治病一樣套

弄著他的雞雞…

“叔叔你病了?我去給你叫軍醫”我的話,把王彥叔叔嚇得不知所措,我親眼看到他的雞雞里噴出了好高的一股白漿,接著又是一股,弄得他臉上,衣服上都是那白漿。

“啊!叔叔…叔叔病了”他那怪異的表情下似乎還有些慌亂。

“那你要是弄不好,就讓我媽媽幫忙…”

“啊,不用,不用。叔叔沒事了…”看著他那怪異的表情,天真無邪的我就跑出去上廁所了。



軍分區的大院是我最初的歡樂園,訓練場、球場、大禮堂甚至禁閉室都曾是我和夥伴們的樂園。哥哥常騎著整個軍區大院唯一的一部兒童車帶著我招搖過市時,讓那些孩子們豔羨不已。當然哥哥也時常摔跤滿身傷痕,有一次正好摔破了人中,留下一個黑疤酷似鬼子的胡子,于是幾天都不敢出門,可是鄰居珠姨的孩子王維卻總是調皮叫哥哥小日本。別看4 歲的王維小,總和哥哥打架,打不過還不服氣!還總嘲笑我,叫我是膽小鬼,說到這里想起我小時候生病,打針是我最爲恐懼的一件事,經常是哭著喊著就是不肯就范,這時候護士阿姨們總會用一些小恩小惠,比如藥盒、針管之類的東西吸引我的注意力,只要我一分神,她照著屁股就是一下,于是病房里常回響起我殺豬般的嚎叫。大院里的一塊空地總放露天電影,那時我們最快樂的事情,我最初的教育也始于此。每當有電影的時候士兵們在軍官的帶領下喊著口號列隊入場,通常前排的位置都是他們占據著,我們家屬則自帶板凳坐在后面,我和哥哥因年爺爺的官銜往往可以在前排就座。士兵和家屬們總是叽叽喳喳吵個不停,不時有軍官站起來嚇叱身后的士兵或家屬,我和哥哥還有王維也狐假虎威的跟著嚷嚷:“小聲點兒!”

看一會哥哥和王維就不願看了,我就跟在他們和一群大孩子屁股后頭繞到銀幕背面,最有意思的就是在背面看屏幕上的人都是左撇子,直到現在我一看見左撇子的人就會想到銀幕的背后。

這天電影散了,我和哥哥回到家里,我那淘氣的哥哥早已是累得精疲力竭的,哥哥回到房間就睡了,我則跑到爺爺的房間,想看看爺爺,推開門看見媽媽趴在爺爺的身上,嘴中含著爺爺的雞雞上下套弄著…

“媽媽,還在給爺爺治病呀?”

“啊,對,對呀!”媽媽一驚有些不好意思,看著爺爺陶醉的樣子,我童真的問道。

“爺爺,你好多了吧!”

“嗯,乖孫女,有你媽媽的照顧爺爺好多了”

“嗯,那我去看書了”

在房間里我溫習著功課媽媽一直沒有回來,還以爲媽媽還在給爺爺治病,困了我就自己上床睡覺了。夜里我因爲尿急起床上廁所,可是媽媽還沒有回來,上完廁所我到爺爺的房間去找媽媽,打開門,只聽見爺爺“呼呼”的打鼾聲。有些害怕的我就急忙的哭著跑到王彥叔叔的房間,當我推開門,看到開著燈的房間里,媽媽和王彥叔兩個人脫光衣服躺在床上,媽媽正用她的嘴含著王彥叔那根雞雞。

“啊!”他們兩個人都有些驚呆了,我茫然的看著滿嘴白漿的媽媽。

“王彥叔叔,也病了?媽媽,我還以爲找不到你呢,原來你在這里給叔叔治病”有些驚慌的媽媽,看我這我這個不懂世事的孩子稚嫩的回答似乎松了口氣。

“小昕昕,乖!媽媽一會兒給叔叔治完病就回去,你先回去好不好?”

“嗯!那我先回去了”我愉快地答應了媽媽。可好奇的我,還是有些奇怪,爲什麽不叫軍醫呢?好奇的我就趴在門縫往里面看。

“嫂子,要不今天我們就別哪個了,都是我不好,一定要你教我,讓孩子撞見了真不好意思,幸好孩子小什麽都不懂”

“是啊,我都快給嚇死了…小孩子好糊弄”當時我並沒有這是什麽意思,或許當時的我的的確確太單純,看著再次伏在王彥叔身上的媽媽,嘴含住他的雞雞就一直吸,有時還像舔冰棒一樣用舌頭舔著,那樣子就像我吃一樣非常好吃的冰棒似的,舔來舔去愛不釋手。沒多久,王彥叔的雞雞有大了起來,媽媽起身跪趴在床上,王彥叔起身來到媽媽的后面,慢慢的貼近媽媽撅著的屁股。

“呃!”媽媽似乎很痛苦,但我媽媽卻表現出很陶醉的樣子,不斷的前后擺動她的屁股,王彥叔也開始來回扭著腰,本就有著極強好奇心的我,怎麽也不明白,爲什麽王彥叔在媽媽的屁股上撞來撞去媽媽會那個表情,我還好奇的用屁股撞了兩下牆,恩,是有點疼。也許是看病需要吧!

可是當他們換了個角度,媽媽爬下床,挺著大肚子站在地上,雙手扶著床邊,再次撅著屁股,我清晰地看見王彥叔將他那又粗又長的雞雞頂在我媽媽的屁股上,在媽媽撅著的股間一點一點的往里插不斷的插入媽媽身體里面,然后開始緩慢的來回抽動身體,這是我第一次看到媽媽那奇特的表情,王彥叔的那雞雞好粗好長,他不斷的將雞雞來回插入媽媽的身體里,而媽媽的一手扶床,一手則回過來猛推王彥叔的身體,頭回過來,嘴里也一直叫著。

“王勤務,別,別這麽猛,我肚子里有孩子,慢點…慢點來”王彥叔停了下來。可媽媽的樣子好像很痛苦又好像很舒服。

“弄疼你了?”

“嗯,有點不舒服,要不你上來吧!我來”王彥叔躺在床上,大著肚子的媽媽緩慢的跨坐在他的身上,我看著媽媽雙手支著床擡起屁股對著王彥叔的立著的雞雞緩慢的坐下去,那根又粗又長的黑雞雞卻被媽媽黑黑的毛茸茸的下面一點一點的吞沒,我感到好奇怪,媽媽的下面那小嘴一樣的口把王彥叔的雞雞緩慢的吃了進去。媽媽雙手扶著王彥叔的手坐在他身上,一直上下扭動著她的屁股,王彥叔那毛茸茸的雞雞不斷的被媽媽那下面的小口吐出來又吞進去,動作越搖越快的媽媽,臉上的表情卻異常怪異,嘴里還不住的哼哼著,突然媽媽的動作停止了,扶著牆騎在王彥叔的身上大口的喘息聲。似乎媽媽好累,王彥叔扶著媽媽,起身看著王彥叔的雞雞從媽媽的身體里抽出來,媽媽挪動著身體,來到床邊,叉開雙腿,那雪白的雙腿中間卻是毛茸茸的黑乎乎的但是其間似乎有好多白色的粘液,粘糊糊的,王彥叔手握著雞雞又進入了媽媽的身體,來回快速著抽動著身體,不知過了多久,才突然停了下來,王彥叔一動不動的頂著媽媽,媽媽似乎也癱軟了,王彥叔離開媽媽的身體時,看到媽媽的雙腿間那白漿淌了出來,我也困得都有些睜不開眼睛,偷偷得跑回房間就睡著了。

那時候的我就像個假小子,除了上課學習外,就整天和哥哥、王維在一起和一群孩子玩打仗遊戲,大家都不願意當那鬼子之類的反角,鬼子、特務、漢奸都得經過一番激烈爭奪才能確定,一旦塵埃落定便四處躲藏起來,把中國革命史從頭至尾演繹一遍。

“同志們沖啊!”

“八個壓路!”

“奶奶個雄!”

“老子斃了你”之類糙語驚叫不絕。

勝利一方押著俘虜洋洋得意,而失利的一方就是垂頭喪氣…直到回家還要檢討今天的戰斗失誤。

當時有一個專門給士兵們制作木槍的木工房,有位大師傅是我們最喜巴結的,經他手制作的木槍、軍刀風靡一時甚是搶手,但是他的固執、倔強,也讓我們這群小孩們憤憤不平,牆上經常會到處塗鴉“XX王八蛋”之類的語言。誰要是從營房里偷一顆教練彈,那他參戰的一方通常無往而不利,戰事吃緊時扔出去嘴里還高呼“轟…轟…”

于是,這個世界安靜了!

這幾天爺爺的病情似乎有些好轉,可是心情卻一直不好總是說想見爸爸王泉。

也就有了剛剛開頭的那一幕…

“燕子,人家說懷孩子是可以沖喜的,我想這回爸爸一定沒有事的…”夜晚,睡不著覺,聽見父親對母親說。

“那你還這樣對我?”

“啊!輕點兒,小心孩子…”

“…”隔壁的我還沒有睡著,聽見媽媽痛苦的呻吟聲,以爲出了什麽事情,我悄悄的透過清澈的夜光從木門的縫隙看見,爸爸正和媽媽光著身子在床上,媽媽被他壓在下面,不住地被他撞擊著,好像要把媽媽壓扁,他每壓一下,媽媽就痛苦的叫一聲。

那時我還只有9 歲多還不知道男女之間的事情,心想:爸爸也要媽媽治病呀!

但后來,我見到媽媽的身子被彎成半圓形,媽媽哀求著說:“別這樣,我很難受”

他卻不理,死死的按著:“這樣會插得很深,更舒服,嘻嘻!”

他的雞雞再次進入媽媽的身體里,媽媽在他下面掙扎著,臉上表情更痛苦。

“他爸,別這樣搞了,我,受不了了,小心孩子…”

媽媽的掙扎,讓他差點掉下來,氣得他一巴掌在媽媽的臉上:“你他媽是我老婆,就該我搞,就該讓我快活,什麽孩子不孩子的,他媽的也不是一個了,不都挺好麽?”

“你這樣會把我折磨死的”爸爸按住媽媽更加用力,媽媽忍不住一聲聲尖叫,叫聲越大,他就越興奮,在她身上就越來勁!

當一切都平靜了之后,爸爸卻丟出這樣一句話:“和他媽你干真沒勁,一點女人騷味都沒有…”

就扭頭酣睡過去,我就像個小可憐,本來我是和媽媽一起睡得,爸爸回來了,我還要和臭哥哥擠在一起,夜深了,漸漸的我也進入了夢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