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乱伦小说  »  征服美豔的護士媽媽第六章護士陳潔作者:黑暗的守護者
征服美豔的護士媽媽第六章護士陳潔作者:黑暗的守護者

第六章護士陳潔



清晨的第一縷陽光照進了窗戶,我懶洋洋的伸了個懶腰,一看時間已經到了

早上7點了,離上課時間還有段時間呢,于是我也不急著馬上打理。



這點媽媽肯定還沒回來,不過我想她應該起來了吧,畢竟昨天那大的戰場

等著她收拾呢。那愛面子的媽媽肯定會做到不留痕跡的,畢竟如果被別人發現

可就不好了。



接著我便發了條曖昧的消息給媽媽,果然很快就收到回信了,大概意思就是

說昨晚做的太過火了,害她收拾的好累,還沒收拾完呢。我一番甜言蜜語後,媽

媽的心情果然好了很多,也不在抱怨了,而是告訴我昨晚的我實在太厲害了,這

種感覺她從來沒感受過。



看到這一股自豪的感覺不由的從心中湧現,這就是我要達到的效果呢,讓媽

媽從肉體上認可我,看計劃執行的還不錯。看看時間,已經過去了很久了,再不

收拾估計又要遲到了。



「老婆,我要去上學了,妳回家後記得好好休息睡覺哦,我永遠愛妳。」



這消息發出去後,不知怎蒞腶然感到心跳加速,很期待媽媽會怎回呢。



「恩,我會的,妳自己路上也要小心,我也永遠愛妳。」



看到媽媽這回我,我差點沒高興的蹦起來,雖然媽媽沒叫我老公,不過她

並沒有反對我這叫,雖然我不是第一次這叫她老婆,不過按媽媽的個性,是

不可能馬上接受這稱呼的,所以我要抓住機會就給媽媽灌輸這個,看來現在也已

經初見成效了。尤其是媽媽最後說的永遠愛妳,更讓我感到暗爽不已。



到學校後,我依然是偷偷的笑。以至于我的同桌說我今天是不是吃錯藥了,

沒事一個人就在那傻笑,我當然把他的嘲笑給直接無視了。雖然一想明天爸爸就

要回來了,對我的計劃會產生影響,有些擔憂,不過我更相信,通過這一個多月

的培養感情,媽媽對我已經沒那容易割捨了。



到了中午的時候,我突然想到,我還有一件重要的事情沒處理,那就是陳潔

那事。我不禁想抽自己,竟然由于早上媽媽那些短信,導致差點把正事給忘了。



對陳潔還是先去個短信探探口風好了,反正改日不如撞日,就今天好了。因

為值過夜班後的第二天,一般都是休息的。



「妳好,昨天的事相信妳看到了,我想我們應該好好談談。」



我就這樣直截了當的發了過去,因為我想昨天既然她沒馬上揭發我們,她自

己肯定有什想法的,與其拐彎抹角的說一大堆,還不如直截了當的好。



過了很久也沒見短信回過來,我有點泄氣了,看來對方準備無視我了,這也

沒辦法,畢竟人算不如天算,可能我想的和她有點出入吧,看來我要考慮其他方

法了。



就這樣開始了下午的課程,正當我認真聽課的時候,發現手機震動了。



「好的。」陳潔終于回短信了,雖然衹是區區的兩個字,但卻讓我看到了無

限的希望。



「妳什時候方便呢,在哪碰面呢。」



「妳來我住的地方吧,地址是XXXX,我今天一天都有空了,妳到了給我

個電話就行。」



看著這條消息,我簡直不相信自己的眼睛,她不僅答應了和我見面,而且還

直接告訴了她家的地址。這讓我很是意外,由于這直接,反倒讓我開始猶豫要

不要去了,我感覺到有股濃濃的陰謀的味道,搖搖頭,讓自己清醒下。



怕什船到橋頭自然直,哪有那多的陰謀,這綞葙彶會如果不把握,我

肯定會後悔死的,下定決心後,我便回了個消息。



「那我估計晚點過去拜訪。」



「好的,我等妳。」



這次倒是很快的就回了短信,這事就這樣告一個段落。明天爸爸就要回來了,

今晚我肯定還要和媽媽聯係下,安撫下媽媽的心情,讓媽媽繼續對我有依戀,同

時還要去赴陳潔的約。所以兩件事的時間如何處理好,也顯得尤其的關鍵,因為

這兩件事情,對于此時的我來說,都是十分的重要。



在接下來的上課時間,我便在腦海中仔細的計劃開,把每種可能性都想清楚

了,從而使事情能夠進行的順利。



當然去見陳潔自然不能是以我的真實身份了,因為現在的身份還是要絕對保

密的,所以自然還是以另一個身份去赴約。我在想這樣下去,我是不是會分裂出

另一個人格呢,想到這我就感覺到一絲寒意。趕緊將這奇怪的想法給趕出腦袋,

顧忌越多成功的概率也就越低呢,險中求富貴,這是我奉行的一貫作風。



晚上,回到家後,看到媽媽正在做菜,打了個招呼後,我便美其名曰要好好

復習就進房間了,還讓媽媽別來打擾我。媽媽聽到我說要去復習,自然沒什意

見,還說好好復習,媽媽不會打擾妳的。



這我主要為了,晚上偷溜出去做準備,如果在我溜出去時候,媽媽突然到

我房間,那就糟糕了。其實這也存在很多賭運氣的成分,事後我仔細想想後還是

一陣的後怕。如果晚上媽媽進了我房間,發現我不在就糟了,不過好在當時的我

並沒有想那多,所以還是按照計劃在執行,不然思前想後的,估計也就沒有後

面的故事了。



到了晚飯的時間,媽媽叫了我吃飯,在吃飯的時候,我們扯了不少沒營養的

東西,我當然也故意避開了爸爸要回來的話題。我可不想讓媽媽此刻心情有什

不好,因為接著我還有其他事情要做。晚飯就在這死氣沈沈的情況下結束了,媽

媽也沒反應出特別的高興或是不高興。



吃過晚飯我就進屋了,告訴媽媽要復習了,媽媽衹是答應了下,也沒再多說

什。在房間內,我將自己裝扮好,準備隨時出門,而在媽媽差不多都打掃完,

開始休息的時候。我看了看時間點才6點多。不過我還是給媽媽主動打了電話。



看到是我打去的電話,媽媽怕被我發現,趕緊溜回了自己的房間。



「小峰,今天怎那早就打了啊。」



「我想燕兒就打了呀,難道妳有什不方便?」



「哪有,衹是有點好奇而已,有什讞?」



「就想妳了呀,難道沒事就不能打電話了呀。」



「看妳嘴甜的,又吃蜂蜜了吧。」



「燕兒,明天妳老公就要回來了,以後我們估計沒現在這方便聯係了。」



「是啊,不過沒關係的,我們還是一樣能聯係的,他肯定衹想著外面的野女

人,估計想不到我。」



「又說什氣話了哦,那妳明天也要好好做頓好的呀,畢竟妳老公出去好久

了。」



「誰管那個死家夥,他愛怎就怎。」



「別鬧脾氣啦,乖,如果讓他發現妳有異常就不好了,再說說不準妳想的那

些都是誤會呢?」



「知道了,聽妳的就是了,明天我會好好準備的,不會讓他發現有什異常

的。」



「這才是我們家好燕兒。」



「又貧嘴,我什時候變成妳家的了。」



「哈哈,來給妳新老公親口。」



「討厭,妳什時候成我老公了。」



就這樣,我和媽媽互相繡著恩愛,而我也趁這期間偷偷的溜出了家。在閑扯

了好一陣又我告訴媽媽要復習了,才挂斷了電話。



挂上電話後,我直接叫了輛出租車,直奔陳潔的住所。站在公寓樓下,我平

復了下心情,走上樓,按響了陳潔家的門鈴。



「哪位?」



「是我,白天說好要拜訪的。」



「哦,妳稍等一下。」



經過片刻的等待後,門打開了。濕濕的頭發、以及尚未散去熱氣的身體,都

暗示著她剛剛洗過澡。迎面還能聞到一股淡淡的清香,有可能是體香,有可能是

香水,總之很好聞就是了。一套簡單的家居服包裹著身體,比起穿護士裝的時候,

別有一番風味。眼前的一番美景讓我顯得有點失態。



「對不起,讓妳久等了,請進吧。」



一聲甜美的聲音將我拉回了現實,我也察覺到了剛才失態。報以歉意後便進

入了屋子。



「這我一個人住,妳就隨便坐吧。」



我打量著屋子,雖然不大,但卻充滿了女人的氣息,很難想象這是一位離異

的少婦的住所,給人的感覺更像是一個少女的住所。



看著坐在沙發上的陳潔,向我露出笑容,我倒感覺有點不自在了。這種主動

權不在自己手中的感覺真的很不舒服。



「知道我今天來的理由吧。」我終于開口打破了沈默。



衹見陳潔什從鉎說,衹是微笑著點了點頭。說實話面對這種從容的態度,

我還真的很是不爽,心中暗想,一定要把妳這種面容撕破,讓妳露出本性。



「那妳有什想說的?」我接著問道。



「我衹是很好奇,王護士為什Ξ和妳這小屁孩搞在一起。」



第一次的開口說話,就讓我覺得火冒丈,不過我必須忍,如果這時候沈不

住氣的話,那就正中她的下懷了,我也就再也沒有拿回主動的可能了。趕緊深呼

吸,讓清新的空氣進入大腦,終于從快爆發的狀態回來了。



「妳總有一天會知道的。」



「哦?是,那我倒是很期待哦。」



「對了,說說妳那時為什沒有出來揭穿吧。」



「嘿嘿,果然被妳發現了,我還以為妳那時精蟲上頭什都不知道呢。」



「切,怎可能的事。倒是妳非但沒有什亞激反應,而且竟然還在門口就

開始自慰起來。」



聽我這一說,我明顯感覺到陳潔的臉色變了一下,顯然她沒預料到,自己

的自慰行為竟然也被我發現了。



「妳還真厲害,這都被妳看到了,不過我很好奇,妳是什時候發現我的。」



「當然是一開始就發現了。」



「是?」



對我所說的,陳潔明顯感覺不信,語氣中充滿了懷疑的味道。



「當然了,妳難道那時沒覺得,我的很多行為是做給妳看的,尤其是發現

妳開始自慰後,妳不會那犞鈍都沒發現吧。」



聽到我這一說,陳潔果然陷入了沈思,半天沒說話。我呢也終于扳回了一

成。事情的發展過程也開始漸漸的偏離了陳潔原先計劃的軌跡。



「妳這小家夥到真有意思,思維和年紀貌似很不符合哦。」



「多謝誇獎了,說實話我也感覺我比同年孩子要成熟一點,呵呵。」



「好了,咱們扯那久了,妳不會就是為了和我聊這些才來找我的吧。」陳

潔微笑的看著我,笑容中透露出別樣的含義。



「其實啊,來找妳主要是為了了解下,為什皞初妳沒衝進來揭穿。其次是

了解下,為什明明應該對王護士懷有恨意的妳,會還是能和她和睦相處。」



我最後一句話明顯的戳到了陳潔的痛楚,原本還是微笑的臉孔頃刻間沈了下

來,睫毛微微的跳動著,雙手緊握成的拳頭一陣陣的顫抖著。看著眼前的陳潔,

我知道,她一定在忍著什,而且現在的情形明明是很生氣,確刻意克制的樣子。



看來她和媽媽間的關係,遠沒媽媽想的那簡單,至少在陳潔這是如此。



時間仿佛在這一刻凝固了,陳潔緊閉雙眼什都沒說,衹是身體的顫抖再慢

慢的平復。這種情況下,我自然也不好開口說什,不然就是自找沒趣了。此時

的我能做的衹有等待,等待陳潔來揭開這謎底,或者是被她用其他話題轉移過去。



不過此刻陳潔的舉動,已經深深的勾起了我的好奇心,所以我會盡全力揭開

這謎底。



輕輕的吐了口氣,慢慢睜開眼睛的陳潔,看了我一眼,緩緩的說道「妳還真

是厲害,我和王護士的事情,應該是妳聽王護士說的吧,不過連王護士都沒說什

不正常,妳卻來說不正常,有點不對哦,再說了我和王護士一直關係很不錯。」



看著陳潔笑著和我這說道,不過陳潔的眼神還是沒逃過我的眼睛,因為眼

神中沒有任何的笑意,有的衹是那強烈的恨意。顯然,她和媽媽之間的關係還不

想讓我真正的知曉。我在心中盤算著是不是要繼續將陳潔想要隱瞞的挖出來,稍

加思索我便有了答案。



「如果真是這樣,陳護士真是厲害啊,如果是我估計不會和把自己第一次毀

的人關係這綞,不成為仇人就不錯了。」



「看來妳小子知道的很多啊,沒想到王護士竟然將這些都告訴給了妳這一

個小屁孩。」緊接著陳潔就發出了陣陣的冷笑。



「那妳準備如何,看來妳是擔心我會對妳喜愛的王護士不利,今天才來找我

的吧。」



「哈哈,妳怎Ξ那想呢,其實我今天來找妳,主要是看妳很漂亮呀,我

可沒妳想的那多哦,雖然我喜歡王護士,不過也沒到操心到這樣吧。」



我這話顯然讓陳潔愣住了,顯然我的油腔滑調讓陳潔大感意外,而且我的回

答更讓她完全沒料到。陳潔的表情的變化,我一直看在眼。其實剛才那說,

我也是在賭,賭陳潔為了報復媽媽,才答應我到她家來,因為在印象中我是媽媽

心愛的男人,我估計她也想讓媽媽嘗到那種心愛男人被背叛的感覺吧。



「哈哈,妳這小家夥真是太有趣了。」突然陳潔大笑道。



「那妳和王護士好上了,也是由于王護士漂亮的緣故?」這說著,眼神中

也充滿了笑意。



「真聰明,一猜就對了。」



「哈哈,妳小子這人很有趣呢,說的能這直白,不怕我告訴妳喜歡的王護

士吧。」



「嘻嘻,我才不怕呢,而且我也相信妳不會說的。」



「哦?竟然那自信啊。」



「必須的呀。」



「哈哈,那妳今天找我的目的,也不會是想和我做愛吧。」



陳潔半開玩笑的說著,不過我沒料到陳潔竟然會那讞放,會直接這說出

口。不過我想也許是失去太多的關係,所以對有些事情不那在意了。我突然想

到,陳潔不會離婚後不潔身自好,開始濫交了吧,那到時我被傳上一身病豈不吃

虧,不過我馬上就將這顧慮拋到了腦後。畢竟美人當前,錯過這絕佳的機會,那

我不成傻子了。



「妳猜呢?」



說著我就坐到了陳潔旁邊,手放著她的大腿上,開始撫摸起來,微笑的看著

陳潔。絲襪那柔滑的觸感,果然是男人最有效的春藥,我感覺我的小弟弟已經開

始擡起了頭。



我撫摸的動作不斷的加大,陳潔什從鉎說,也沒出手阻止,衹是微笑的看

著我,我也就這樣看著陳潔,不過手上的動作絲毫沒有停。她的表現已經告訴了

我,她已經默許了我的行為,這說,我今天拿下陳潔的機會就變的很大了。我

心中暗爽,手也漸漸的從大腿上移到了她的股間,不斷的侵犯著眼前的這個女人。



「嗯——」



突然從陳潔的口中傳來了一陣呻吟聲,看來在我的手的撫摸下,陳潔也漸漸

的開始有了感覺。衹見她的身體已經靠到了沙發上,原本微笑看著我的雙眼,也

已經緊閉了起來,雪白的臉蛋上,浮現出了一抹抹的紅暈。



看著眼前可人的佳人,我差點忍不住直接上了,不過我還是忍了下來,這次

陳潔肯這配合,我猜想和為了報復媽媽有關,畢竟在她心目中,我可是媽媽的

情人,和我上床就等于是讓媽媽心愛的男人背叛了她。



不過的我的目的確是為了讓她真正的被我征服,所以我要讓她體驗到不曾有

的舒服感,以及不曾有的被溫柔對待的感覺。接著如何做,那就隨機應變了。



看著眼前緊閉的小嘴,我慢慢的輕吻了上去,也許是感受到了嘴唇接觸到了

什軟軟的東西,原本緊閉的雙眼睜開了,不過緊接著就閉上了,什從鉎說,

什從鉎阻止。



我的舌頭輕輕的撬開了她的雙唇,一下子就進入到了她的小嘴。整個過程

沒有遇到一點的阻礙,可見此刻的她是十分的配合的。我貪婪的吮吸著陳潔的唾

液,兩條舌頭不斷的交織在了一起,我明顯感受到陳潔的鼻音開始漸漸的變重了,

看來接吻讓她的性慾漸漸的又蘇醒了。



突然我感覺有什軟軟的東西進了我的嘴唇,原來漸漸有感覺的她開始變得

越來越主動了。感受著她的香舌在嘴攪動,我能做的衹是不斷的吮吸著眼前這

美味的東西。



雙唇分開的瞬間,衹看到一條晶瑩細長的線,出現在了空中,連接著我和陳

潔。看著胸口還未平復的陳潔,我絲毫沒有準備讓她休息、喘息的機會。



本來停下的手,伸進了她的小褲褲。我驚訝的發現,此刻的她下體已經濕

的一沓糊塗了。看著我驚訝的表情,陳潔衹是報以害羞的微笑。不過這情況對我

來說是好事,應該至少說明了我的一切行動是有效果的。



手指在她的下體不斷的玩弄,感受著淫水的不斷增加,陳潔由于舒服而扭動

的身體,幅度也是越來越大。我乘機褪去了她身上的衣物,一具雪白的酮體展現

在了眼前。



陳潔和媽媽都是屬于美女,不過兩者的美可是截然不同的,媽媽身上散發著

的是成熟婦女那種獨特的氣息,而陳潔身上的則是少女沒有完全轉變為少婦的那

種氣息。



雖然被眼前的美景所吸引,不過手指玩弄下體的動作都沒停,雪白肉體上隱

隱的浮現出一抹抹的嫣紅。陳潔的乳房屬于是細致嬌小型,不像媽媽那大,不

過也是別有一番風味。



抓著陳潔的乳房,輕輕的揉捏著,感受著手中的柔軟物,一股股的刺激不斷

的衝擊著大腦。小弟弟也變的越來越硬,我覺得我快忍耐到極限了。



俯身靠近陳潔耳邊,輕輕對她說「我要進去了哦。」



陳潔輕輕的點了點頭,還是什都沒說。



我扶著自己的老二,對著她的小穴,慢慢的將我的巨物插進了洞。進入的

一瞬間就感覺一股溫暖包裹著整個老二。比起媽媽的小穴來說,陳潔的小穴顯得

緊了很多,也許是由于陳潔沒生過孩子,性交的不多的關係吧。畢竟媽媽生了我,

才會變的不那緊了。



就是由于那緊緊的感覺,害我剛插進去就差點把持不住。我趕忙平復了下心

情,讓那強烈的性衝動有所減退,老二也開始漸漸的適應了這不同緊度的小穴。



一開始那強烈的射精感也有所減退,我開始慢慢的抽動了。



我感到身下的陳潔,在我進入的一瞬間發出了一聲呻吟,在我抽動的過程中

也衹傳出小聲的呻吟。和媽媽那強烈的呻吟有明顯的對比。我想這是由于陳潔本

來就很保守的關係,還有一個原因,我想也是最為關鍵的原因,就是陳潔還沒把

身心都交給我,對我還是有很大的保留,所以才會盡力的克制著自己的性慾,使

自己不會大聲的呻吟。



不過我知道,征服、調教這種事是不可能在一夜之間就完成的,我今天要種

下和陳潔以後能繼續有這關係的種子而已。等到這種子慢慢的長大後,總有一天

陳潔會完全變成我的東西,我的工具。



隨著射精感有所減退,我抽插的速度也慢慢的不斷加快,老二能明顯感到洞

的水越來越多,每次隨著老二的進出,都能看到有淫水流出。衹見陳潔雙眼緊

閉,牙齒緊緊的咬著嘴唇,為了讓自己不發出聲音,看著這可愛的摸樣,我抽插

的速度越來越快了。



突然感覺到一大股水流衝擊著老二,我知道陳潔高潮了,她緊繃的身體也放

鬆了,嘴很明顯感覺吐了一口舒服的氣出來。



不過我可還沒達到高潮,所以我就繼續我的活塞運動,而不給陳潔有一絲喘

息的機會。剛經歷過高潮的她,現在的身體可以說是最為敏感的了,隨著我的不

斷的抽插,終于忍不住快感的陳潔,嘴讈始若有若無的吐出了呻吟聲,雖然不

大,但也是對我辛苦耕耘的回報,我自然是越幹越賣力。



終于在她第3個高潮的時候,我將自己的精液一股腦的射進了陳潔的身體,

至于會不會導致陳潔的懷孕我可就管不了那多了。



拔出雞巴的瞬間,就看到混合著我精液的淫水一股腦的流了出來,緊接著順

著沙發,一點點的滴到了地上。



此刻的陳潔衹是躺在沙發上,不斷的喘著粗氣。



「如何呀,陳姐。」



我對她的稱呼開始改變了,為了看看她的反應。不過等了很長時間,都沒等

來她的回復,看來這次真的讓她嘗到了慾仙慾死的感覺了。等了好長時間,總算

看到躺著的她緩緩的坐了起來,也沒管自己還是沒有任何遮蔽物的情形。



「真看不出啊,妳竟然這厲害。」雖然她開口了,不過還是能明顯的感覺

出她尚未真正的平復。



「那是當然了。」說著我故意揚了揚早已恢復精神的老二。



「嘻嘻,看來王護士就是被妳這玩樣給征服的吧。」說著,就看著我的老二,

一臉的微笑。



「各種原因哦,這衹是其中一個,王護士可不是那容易就能被搞定的哦。」



「喲,看來妳挺有本事,我也想,這保守嚴肅的王護士,怎就會被妳

這容易就拿下哦。」



我明顯的感覺到,現在的陳潔和我剛進門的時候有了明顯的不同,估計是剛

才的性交,拉進了我們之間的關係。雖說最初衹是為了報復媽媽才這媞葐,不

過女人真可以說是一種奇怪的動物,不管最初的理由如何,一旦真的發生關係後,

都會對那男人有所依賴,我不知道陳潔現在是什狀態,不過我希望是對我有依

賴就是了。



「嘻嘻,那妳可以告訴我,對王護士的真正態度了吧。現在妳和我發生關係

了,所以妳也是我的女人了,所以告訴我,看我能不能幫妳。」



說著,我就坐到她身邊,輕輕的抱著她。在我抱她的瞬間,我可以明顯的感

覺到她的身體抖了下。一股股身體的幽香鋪面傳來,我貪婪的深吸了有氣,暗爽

不已。我突然感到懷的肉體一下子放鬆了下來,緊接著就聽到。



「妳對女孩子是不是都用這招啊。」



「什招呀,我不知道。」我故意裝傻。



「就是甜言蜜語啊。」



「這個啊,我就對自己喜歡的女孩子才會這樣哦。」



「哦?這說妳喜歡我羅。」



「那是當然。」



「妳就油嘴滑舌吧,看來王護士就是被妳這甜言蜜語給騙去的。」



「哪有哦,我說的是實話哦。」



「那妳喜歡王護士不。」



「當然喜歡啦。」我毫不猶豫的回答道。



「那妳就別打聽我的事了,不然到時估計妳就恨死我,哈哈。」說著陳潔就

大笑著,不過我可以感受的出,這笑容中充滿著寂寥。



我想,剛才的溫柔,外加上剛發生了關係的原因,陳潔對我也產生了絲絲的

好感,雖然不至于很多,不過對于上次失敗婚姻中的種種,這種溫柔也是極為難

得的。接著估計她對媽媽的感情,和媽媽告訴我的截然不同,估計對媽媽她還是

充滿了恨意。不過陳潔不知道的是,我對這個完全不在意,我要把媽媽變的更加

的放蕩,而不是為了她,去和恨她的人做什。



不過我的想法陳潔顯然不知道,她所知道的估計就是我很愛王護士而已,衹

是普通的那種男女間的愛,衹是對我來說征服才是最終的目的,愛衹是為了征服

而所要使用的工具而已。



「別這說,告訴我吧,不管事實是怎樣的,我還是會喜歡妳哦。」說完

我就在陳潔嘴上親了一口,並且將她摟的更緊了,就像是在保護一衹受傷的小鹿

一般。



女人這種生物,很少奇怪,在我這甜言蜜語,和溫柔的攻勢下。陳潔的態度

已經和我剛來時變的很是不同,我想我馬上就能知道她的秘密了,並且能夠進入

她的內心世界。說不定她能成為我征服媽媽的新的幫手呢。



衹見陳潔思考了下,開始緩緩說出對媽媽的真實感情。



「王護士把我的第一次婚姻搞的這樣,我怎Ξ不恨她呢。不過光恨有什

用,和她形同陌路,對她來說不會有任何損失,我要讓她遲早體會到和我一樣的

痛苦。」說出這話後,衹見她深呼了口氣,靜靜的看著我,看我到底有什反應。



「那昨晚妳為什不直接進來指出呢,這樣當場揭穿不是會對王護士造成很

大傷害?」



我的回答顯然再一次出乎了她的意料,她本以為我聽了她的話應該會立刻反

擊,並且恨她。所以導致她一直沒有任何動靜,也沒說話,直到我再次提醒,才

讓她緩過神來。



「話是這說沒錯了,不過我覺得就這樣太便宜了王護士,我要讓他付出更

多。」



聽到這我才認識到女人的可怕,尤其是被傷過的女人更是如此。



「呵呵,原來是這樣呀。」我說著,輕輕的撫摸著她的長發。而她則是滿臉

疑惑的望向我。



「妳難道不恨我?」



「我為什膞梉妳呢?」



「因為我要對妳深愛的王護士做這種事呀。」



「小傻瓜,其實啊——」



我將和媽媽第一次的情景告訴了她,衹見她聽的滿臉的震驚,而且是越聽越

震驚,到最後都用手捂著自己的小嘴。



「這說妳是看上了王護士的美貌呀?」



「是啊,很意外?」



「是妳第一次的手段很意外,不過這樣說的話妳算是幫我出了口氣了。」



「哦,這是怎說呢?」



「因為這多年來,我一直找不到報復的機會呢,如果不是昨晚的發現我都

要放棄了,所以妳用這種手段得到王護士,不是幫了我個忙。」



「這說也有道理呢,不過我還沒能徹底征服王護士哦。」



「妳是想讓我幫妳?」



「那妳的意見呢?」



「哈哈,當然是非常的樂意啦。」



「不過今晚的一切是我們兩之間的秘密哦,妳不準泄漏出去哦。」



「這妳放心,這綞葙報復機會,我怎可能會浪費呢。」



「那我給妳那綞葙彶會了,妳是不是要報答一下我呢。」



說著我便露出了淫笑。



「討厭,不過妳要溫柔對我呢,我對這方面的經驗不多。」



這話一下子勾起了我的興趣,打聽一下才知道,她原來的老公這方面的能力

很是不足,所以做的次數不多,而且是屬于分鐘完事的。我想空有這寶庫而不

能采的滋味肯定是很難受的,所以才導致他的脾氣越來越差,最終導致這結果吧。



「對了陳姐,我們以後單獨的時候妳可以把我當妳老公哦。」



衹見她一臉疑惑的望著我。



「因為我們不僅目標相同,而且在今後,我會幫妳彌補第一次婚姻中的不幸,

讓妳的生活幸福以來。」



說著我也不等陳潔有什反應,快速的親吻了上去,不過這次我馬上的到了

最為熱烈的回應,撲哧撲哧的親吻聲充斥著房間,我們兩都忘情的親吻著,互相

吮吸彼此的唾液,仿佛那就是世間最美味的東西一樣。我知道此刻的陳潔,心門

已經漸漸向我打開,在她那空虛的內心中,已經存在我這一個影子了。



看著壓在身下的陳潔,臉紅紅的,有絲絲少女的羞澀,也有絲絲少婦的嫵媚,

真是有說不出的滋味。



「我要進去了。」望著她我緩緩的說著。



「嗯。」輕輕的回應我後,就把臉轉到了一邊。



由于是今天的二進宮了,所以我的老二很順利的進入到了這溫暖的地方。進

入的一霎那我聽到了陳潔那輕輕的呻吟聲。我知道我需要慢慢給她引導,讓她慢

慢成為我的東西。



「舒服?」



衹見她輕輕的點了點頭,沒有說話。



隨著我的抽插的速度不斷加快,斷斷續續也傳來了呻吟聲,雖然她不在刻意

的克制了,不過我還是能感受到那股含蓄。



「想叫就叫出來吧。」



面對我突然的聲音,她顯得有點不知所措,手放在嘴邊,臉貼著沙發,小聲

的說「那多不好意思呀。」



「怎Ξ呢,那樣衹會讓妳更舒服,發出聲音。」看著她仍舊一點疑惑的看

著我。



「妳想想昨晚妳看到的,想想昨晚王護士叫的。」



說到這,我明顯感覺到陳潔的臉變的更加的通紅,小手握的緊緊的,可見她

現在還在進行心理鬥爭。現在需要我再加把力了,我這樣想著,于是便開始一下

下有節奏的用力抽插,同時插的也比以前更深。每一次的抽插都能聽到一陣陣響

亮的啪啪啪聲。果然面對我的突然攻勢,陳潔一下子叫了出來,雖然聲音沒我媽

媽的大,不過和剛才相比也已經是天壤之別了。



「啊——啊——好舒服——」



看著陳潔終于叫了出來,我心中的成就感也更加的強烈了,這就是征服女人

的樂趣所在。



「怎樣,我沒騙的吧,叫出來是更舒服了吧。」



「嗯嗯——是啊,我從來沒這舒服過。」



「以後的時間還很長,老婆妳可以慢慢享受。」



我這時故意用剛才約定的,兩個人的時候夫妻稱呼。看著陳潔,過了一小會,

總算說出了我想聽到的話。



「嗯嗯——謝謝老公。」



僅僅這兩個字,今晚我的戰果就相當出色了。不過說實話,今晚能進行的這

樣順利,是一開始我所沒料到的,也許和陳潔一開始的目的有關,也許還有其他

原因。不過這一切都不重要,因為從今往後,我又多了一位可以做愛的漂亮女人,

並且還為征服媽媽打下了更深的基礎。



因為從今以後媽媽在單位的行動,再也逃不出我的眼睛了,陳潔她肯定會忠

實的記錄下來告訴我,這樣24小時在我監視下的媽媽,征服之路更往前邁進了

一步。



在陳潔3次高潮後,我終于也感覺到要堅持不住了。



「我可以射抈不?」



「現在才問啊,第一次怎沒見妳問,死老公,放心吧,我今天可是吃了藥

的,妳就安心射吧。」



看來陳潔還是十分渴望幸福的婚姻的,不然也不會老公叫的那順口,我想

現在的她開始慢慢將我看成自己老公了,哪怕是享受片刻的幸福,我想也許比起

媽媽來,這個女人我會更快的征服吧。



「那我們就一起高潮吧,我要來了。啊——」



「快給我老公,啊——啊——好舒服——啊——」



一陣陣淫蕩的聲音充斥著房間的每個角落,我們兩也同時達到了高潮,我躺

在陳潔身邊,將她瘦小的身體緊緊抱在懷。她安靜的依偎在我的懷,享受著

屬于她的片刻的溫暖。



就這樣,我們依偎在一起,什熞徊鉎說,就這樣靜靜的享受著這時光。突

然我感覺胸口濕濕的涼涼的,仔細一看,原來是被陳潔的淚水打濕的。我抱起陳

潔,擦拭著她眼角的淚水,低頭親吻著她額頭。



「傻丫頭,哭什呢?」



「妳知道,以前這種被人疼的場面我衹在夢出現過,所以就忍不住,不

好意思。」



「哪有的事,放心吧,不要想以前那些不開心的,以後的日子更長,我會讓

妳一直開心的。」



「妳啊,是不是就這樣把王護士迷住的呀。」



「哪有的事呢,那衹是手段,不過征服王護士的路上,妳要幫我忙哦。」



「放心吧,我答應過妳了,不過妳能答應我,一直疼我?」



看著一臉緊張的陳潔,我親吻了下。



「放心吧,傻丫頭,交給我就行了。」



「嗯。」



說著陳潔就安心的將腦袋靠在我胸口。



走在大街上,這天氣還真是不舒服,我抱怨了句。不過想想我離開時那不捨

的表情,以及我告訴她我名字時的那種開心表情,我就暗自竊喜。



在今天我見陳潔前,我絕對不會想到最後的結果竟然會是這樣,不僅將陳潔

順利的拿下,而且會今後征服媽媽更鋪了一條道路。也許這就是所謂的事事難料

吧。



回到家已經是很晚的時候了,來到爸媽的房門口,聽到抈傳來有節奏的喘

息聲,看來媽媽也早已經睡熟了,我偷溜出去一事應該沒被發現。



回到自己房間,我久久不能入睡,雖然今天戰果豐富,不過明天爸爸就要回

來了,伴隨爸爸的回來,一係列的問題都將浮出水面,看來我對媽媽的征服路還

是很漫長啊。



這一夜變的相當的漫長,我也在這漫長的一夜中開始迎接明天的到來。



***************************************************************************



PS:人物陳潔介紹:陳潔自幼家教很嚴,父母對其期望都很高。由于其性

格腆內向,所以直到護士學院畢業為止,都沒有交男朋友。雖然由于其面容姣

好,也有男孩子追求,不過從小灌輸的不要早戀,認真學習的思想,使她多次拒

絕了她人的追求。對于性知識更是缺乏。



在畢業工作後,經由王燕護士的介紹,認識了前任老公,其老公十分優秀,

也受過很好的教育,所以陳潔對其也十分喜愛,兩人快速墜入愛河,並且結婚。



但婚後由于男方工作等各方面不順,對陳潔經常實施家暴,雖然在家人的努

力下,陳潔一次次的忍了下來,不過終于在一次後,忍無可忍的陳潔提出了離婚。



在其父母的勸說無果後,兩人最終離婚,結束了僅僅維持了半年的婚姻。不

過離婚後的陳潔性格大變,不再是腆內向,而變得十分開朗。不過對介紹人王

燕產生了極強的恨意,不過表面上卻顯得毫不在意,和王燕還是關係融洽。王燕

為彌補自己的過錯,也多次向陳潔介紹新男友,但都被陳潔一一婉拒。



離婚後的陳潔離父母也漸漸疏遠,沒人知道開朗外表下的她在想什,直到

遇到了他,不變的人生開始發生了變化,也變成了幫助他征服王燕的助手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