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乱伦小说  »  亲人之爱1-3
亲人之爱1-3

(一)
我本年二十五岁,结业于大学外贸系,接受某大企业公司的总司理,可算得
是年轻有爲的才俊。
姐姐美娜是我的女秘书,生得美艳绝伦、生动大方。我的家庭是较量开放的,
看过乱伦小说和影戏的我对姐姐美嫩性感的胴体有着凶勐的欲望。
这次公司揪适举行「劳动节」远足勾当,有三天的路程,她因是我的女秘书,
虽然是顺理成章的跬步不分开我的阁下。
我和姐二人一同浏览风光事业、聊天说地、倒也欢愉。
在返回饭馆的途中,美娜很大方的把手插入我的臂弯里,说道:「我的总经
理,姐的两条腿都走酸了,你搀扶着我走好吗?真累死了!」
「姐,我们到运河滨坐一会、歇一下脚,再走吧!」
「好啊!」
我们二人在岸边的树荫下坐在软软的草地上面,这是台南地域舒适的岸滩、
蓝天白云,映在河水上,令民气矿神怡。
姐姐美娜此刻倚偎在我强健的臂湾里,从我身上披发出一股壮男的体温,加
上男性身上流出来一股异味的汗水,动得她芳心有一种说不出的快感。心田布满
了抵牾和伟大的思路和不安,羞红的垂头不语。
我一看她那害羞带怯的边幅,知道姐已动春情,急需男性的安慰,于是伸出
手去拍拍她的屁,那峙?拘弹性并且有优柔感的触觉,使得我内心立即有点震栗。
我的手越抚越用力,不单抚摸而改爲揉捏着她的屁股肉,我知道她是不会反
抗的,于是再摸索的,手向下滑落,移到了屁股沟的中间,用手指在哪里轻轻抚
磨。美娜即刻认爲有点痒,马上羞怯的移动一下,但并不是挣扎,由于那只温顺
的手掌,仿佛从一股电流内里发生出一道磁力般,把她粉吸住了。
「嗯!嗯!」姐姐轻轻嗯了两声,就沒有再动了。
我仿佛受到勉励一样,索性撩起她的裙摆,把手按在她的粉腿上,轻轻的抚
摸起来。
姐姐爲了少女的自持,不得不移开我的手,腼腆地说道:「不要嘛!难爲情
死了……」
「姐!沒相关嘛!给我摸一摸!怕什麽呢?」
「不可!给人家望见……才羞死人呢!」
「那麽我们不要归去晚饭!其它去別家饭馆开个房间一边用饭一边谈天,就
不会给人看到好吗?」
在另一家豪华宾馆,我看她酒后娇艳媚感人,媚眼如丝,半开半闭,不胜酒
力的媚态边幅,一把抱起她的娇躯放在床上,本身也爬上床去,搂着她勐吻,一
手伸入裙内挑开三角裤头的松紧带,摸到长长的阴毛,手指正好遇到桃源洞口,
已经有点湿濡濡了。
姐姐双腿一夹,不让我再有下一步的动作。而我的手被夹在双腿中间,进退
不得,只好暂且愣住。 
美娜从来沒有被汉子的手摸过本身的阴户,芳心是又喜又怕。
「嗯!不要这样嘛!好弟弟!啊……请你松手!哦!我是亲姐姐,我怕!真
的,我好怕!不要嘛!求求你!」
姐姐本想挣开我的手指,可是从我手掌压在阴户上面传出的男性热力,已使
她满身趐麻,混身无力推拒。
我用力拉开她的两条大腿,再把本身的膝盖顶在她的双腿中间,以防她再夹
紧双腿,手指伸入阴道轻轻扣挖,不时轻揉捏一下她的阴核。
「啊!请你不要!捏那粒!哎呀……痒死我了……哇!求求你!请你松手!
我……呵!姐受不了啦!」
这也难怪,美娜在沐浴时也曾摸揉过本身的阴核,她已有履历,手指一遇到
它,就使得满身趐麻痒,于通宵被男性的手指揉捏得更是酸麻,趐痒难当,其味
各异。
她双颊绯红,媚眼如丝,满身颤动,一只手原来是要去拉开我的手,却酿成
扶按在我的手上。
但我的手指并沒有停下来,继承在轻轻的揉挖着她的桃源春洞,湿濡濡、滑
腻腻,揉着、挖着!
突然美娜满身勐的一阵颤动、张口叫道:「哎唷!我内里仿佛有……有什麽
对象流……流出来了!哇……难熬死了!」我乘她正在疼痛而不备时,将她迷你
裙拉了下来。
肥美的阴阜像个肉包似的,上面长满了优柔细长的阴毛。我再把她臀部举高,
将她的三角裤脱了下来,继承脱光她满身衣物,本身也脱得洁净熘熘。
把美娜的两条粉腿拉到床边分隔,本身则蹲在她双腿中间,先饱览她的阴户
一阵。只见她的阴户高高凸起,长满了一片泛出光芒,优柔细长的阴毛,细长的
阴沟,粉赤色的两片大阴唇,牢牢的闭合着。
我用手拨开粉赤色的大阴唇,一粒像红豆般大的阴核,凸起在阴沟上面,微
开的小洞口,两片呈鲜赤色的小阴唇,牢牢的贴在大阴唇上,鲜赤色的阴壁肉正
闪闪发出淫水的光茫。
「哇!好洁亮!好可爱的小穴,太美了!」
「弟!不要看了嘛!真羞死人了!」
我站起家来,再浏览这具少女伶美的胴体,真是天主的佳构,裸此刻我面前。
美娜的粉脸满含春意,鲜红的小嘴微微上翘,挺直的粉鼻吐气如兰。一双不
大不小的梨型尖挺的乳房,粉赤色似莲子般巨细的奶头,高翘屹立在一圈艳赤色
的乳晕上面,配上她那身段苗条修长,白净细嫩的皮肤,白的洁白,红的艳红,
黑的黝黑,三色相映,真是光艳刺眼、美不胜收、迷煞人了!
看得我是欲火亢奋,立既伏下身来吻上她的红唇,双手摸着她那尖翘如梨子
型的乳房上,我的大手掌恰恰一握。
乳房内里尚有像鸡蛋那麽大的核,跟着手掌的抚摸在内里熘来熘去。我因从
未玩过童贞,如故不知道这是童贞的特徵,故甚觉稀疏。
我低下头去吸吮她的奶头,舔着她的乳晕及乳房,一阵趐麻之感通过美娜全
身,她呻吟了起来。
「啊!呵……好痒啊!痒……死……了!」
谁人小穴洞,可爱的桃源仙洞立即冒出大量的淫水来了。
美娜正在闭目享受被我摸揉舔吮的快感,闻言张开眼睛一看,立即大吃了一
惊!娇羞的说道:「啊!怎麽这麽大,又这麽长,不可啦!它会弄坏姐的小洞的!」
「好姐姐!它要亲你的小洞洞哩!」
「不要……我怕!」美娜说着,用手掩着谁人小穴洞。
「来嘛!好姐姐!莫非你谁人小洞洞不痒吗?」
「嗯!是很痒,然则……我……」
我的手又在揉捏她的阴核、嘴也在不断的舔吮她的鲜红乳头。
「啊!別在揉捏……了,哎呀喂……別咬我的……奶头……別……別舔了!
好痒……我痒得受……受不了……了!」姐姐被我弄得满身酸痒,膊不断的颤动
着。
「好姐姐!让我来替你止痒吧!好吗?」

「嗯……嗯……好嘛!然则……只能进去一点点啦!」
我把她双腿拨开,谁人桃源仙洞已经张开一个小口,红红的小阴唇及阴壁嫩
肉,好美、好撩人。
我手握着大阳具,用龟头在阴户口轻轻磨擦数下,让龟头粘满淫水、行事时
较量润滑些。
「好弟弟!只能进去一点点啊!我怕痛哩!」
「好!只一点点,你安心好了!」
我逐步挺动屁股向里挺进,由于龟头有淫水的润滑,「滋!」的一声,整个
大龟头已进去了。
我握着她的玉手抚摸着大肉棒,起先尚有点怕羞的挣扎,其后就用手指试摸
着,最后竟用把握起来了。
「啊!好烫呀!那麽粗、又那麽长、吓死人了!」
「好姐姐!再让它亲一亲你的肉洞!好吗?」
于是我教美哪娜握着肉棒,先在桃源春洞口先磨一磨,再对正,好让我插进
去。
「嗯!你优劣唷!教我这些羞人的事。」
我挺动屁股,龟头再次插入阴户内里去了,开始轻轻的旋磨着,然后再稍稍
用力往里一挺,大鸡巴进入二寸多。
「哎呀!妈呀!好……痛啊!不……行……你……停……停……」
我看她粉脸痛得煞白,满身颤动技抖,内心其实不忍,于是遏制进攻,用手
抚摸乳房揉捏乳头,使她增技加淫性。
「姐!忍耐一下,往后你就会苦盡甘来,欢悦无限了。」
「弟!你的那麽粗大,此刻塞得我是又胀又痛,难熬死了,往后我才不敢要
呢!谁知道性爱是这样疾苦的!」
「姐!童贞第一次开苞都是会痛的,假如第一次不搞到底,往后再玩会更痛
的,再忍耐一下吧!」
「那麽你要轻点!別使我太疾苦哇!」

「好的!」
我已感想龟头顶住一物,我想这或许就是所谓的童贞膜吧。
我再也不管她是受得了照旧受不了,勐的一挺屁股、粗长的大鸡巴、齐根的
到美娜紧小的穴洞里,「滋!」的一声。
美娜惨叫一声:「哎呀!痛死我了!」
我则轻抽慢插、美哪痛得大喊小叫,香汗淋淋。
「弟!轻一点!我好痛!我……我的子宫受不了……啦……」
「小宝物!再忍耐一下,顿时就愉快了!」
我内心真是兴奋极了,童贞开苞的滋味真棒,婆婆发,小穴牢牢的包住本身的大鸡巴,
好惬意!好畅美!尤其看着美娜脸上疾苦的心情、真是令媛难买,煞是悦目又好
玩。
「亲亲姐姐!还痛吗?」
「此刻好一点了!然则内里又胀、又痒的反而难熬死了!亲弟!怎麽办嘛?
啊」
「傻ㄚ头!这就是你小穴里必要我的大鸡巴替你止痒嘛!连这个都不知道!
我的傻妹妹!」
我一边用力的抽插、一边闭閑意致的浏览姐姐粉红的脸心情、洁白粉嫩的胴
体,双手玩弄她鲜红的奶头。
徐徐的美娜的疾苦心情在改变着,由疾苦酿成一种快感恬静,酿成骚浪起来
了。她在一阵抽颤动下,花内心流出一股浪水来了。
「啊!亲弟!我好惬意……哇!我又流……流出来了!」
我又被她的热液烫得龟头一阵痛快无比,再看她骚媚的心情,便不再怜香惜
玉了。挺起屁股勐抽狠插,大龟头勐搞花心。
捣得美娜是欲仙欲死,摇头摇脑眸射春景,混身乱扭淫声浪叫:「亲弟!你
要捣死我了……我好惬意……好痛靠构快……哎唷……你弄吧……用力的……吧!
死我算了……啊!我的子宫要……要被你穿……喔……喔……」
我听得是血脉奋涨,欲焰更炽,匆匆双手举高她的双腿,向她胸前反压下去,
使她整个花洞更形高挺突出,用力的抽插挺,次次到底,下下着肉。
「哎唷!弟!我要死了……要被你死了!我、我不可了……我又流了!」
「哦……哦……我的亲弟……我……我……」
姐姐美娜已被我插得灵魂飞散,、欲仙欲死,语不成声了。
我当她第四次丢精时的两三秒锺后,也将那磙烫的浓精全射进她的子宫深处,
射得姐姐美娜一抖一抖的。
二人开始软化在这豪情的飞腾中,也沈醉在那飞腾的馀韵中,两件相互团结
的性器,尚在稍微的吸啜着,还不舍得分分开来。
二人颠末一阵苏息后,双双醒过来。
美娜娇羞的说道:「亲弟弟!你看!床单上都是血,都是你害人,我的童贞
贞操也给你毁了,你可別丢弃我呵!妹妹好喜爱爱你!」
「小宝物!弟弟也是一样好爱你,怎麽会呢!」
「弟!你适才弄得我好惬意好愉快!原本性爱是云云的美好。早知道是这样
好的话,早点给你弄该有多好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