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乱伦小说  »  继母又滑又嫩的小屄屄
继母又滑又嫩的小屄屄

曾振其有个幸福美满的家庭。因为父母仅育有振其这个独生子,所以从小对他呵护备至,把他当个宝贝似的,虽然家境不算富裕,可是,父母对振其却有求必应。然而,就在他十四岁那年,母亲因得血癌而撒手西归。以他这小小的年纪,尚不能摆脱慈母的呵护,因此,他父亲不得不在振其母亲逝世週年后就续了弦,以便照顾仍似懂非懂的振其。
? ? 晚娘对前妻孩子,通常是不会施予爱心的,可是,他的新妈妈对他爱如己出,视如己子,所以,一家三日又恢復了以往那种欢乐的日子。
? ? 母亲在家料理家事,一面照顾振其,使得他父亲无后顾之忧。
? ? 他父亲见振其和新妈妈能融洽的相处,也就安了心,而为了使家境改观,所以全心全力的去发展自己所拥有的工厂。
? ? 俗语说: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就在振其的父亲事业蒸蒸日上之际,不幸的事情又降临了。在一次的应酬中,他父亲熬不过顾客的美意,而喝了过量的酒,归途中,被迎面驶来的大卡车撞的轿车车头全毁,人也受了伤被?入了医院。
? ? 总算命大,他父亲身受剧烈的脑震盪,双腿骨头也断了,而经过医生的开刀急救,把性命给捡了回来。
? ? 他父亲性命是保住了,可是工厂和房子也因此而变卖,因为要支付了长期住院的医药费,于今,能卖的都卖了,但往后呢?他母亲已被医药费折腾的瘦巴巴了。
? ? 父亲总算开完刀,并在骨与骨之间,接上了钢条。一切都很顺利,而且正在復元中,据医院主治医生的估计,再一个星期即可出院,休养三个月,就可以像正常人一样的走路。
? ? 振其回到家,还不到三点钟,打开门,走进屋子,家里静悄悄的无声,他想妈妈可能到医院照顾爸爸了。
? ? 「都看到美景」
? ? 走进他自己的卧室,把衣服脱得只剩下一条内裤,这大热天真的热死人,他跑到厨房,从冰箱里拿出冷开水,一口气喝了三杯。
? ? 喝完了开水,还是不够凉快,心想:洗澡,洗个冷水浴。想到做到,他走进浴室,连门也沒关好,就洗起冷水浴。
? ? 洗好后,无端端的想到援交的宋姑妈。
? ? 近半个月来,他常常跟宋姑妈玩。表面上,他是宋姑妈的洩淫工具,实际上,他也得到了许多好处,那就是他已在频繁实战过程变成了**圣手,而且是武林高手。现在,他对付再淫荡的女人,也易如反掌。
? ? 想到宋姑妈那半个球般隆突的**,与两个粉团似的**,他的大傢伙无端端的愤怒傲然峙立,即使冷水浴与外面的流通空气也无法冷却无比这磙烫的铁棍。
? ? 正在胡思乱想,摹地闯进一个人进来,这个人正是他的继母。继母睡眼惺忪的闯了进来,她拉高着裙子,想上一号。
? ? 「呀……」
? ? 「呀……」振其大惊失色。
? ? 他的大傢伙还在傲然直立,就像耸起的高射炮想开火一样,一跳一跳地对准了他的妈妈的视缐与她拉高着裙子的下体,可真是丑态百出。继母惊见振其竟有那样雄伟跳动的大傢伙,振其他爸爸那根有五寸长,她已经认为那可是天下最雄伟的大傢伙,想不到振其的更长,而且一跳一跳錶现出更雄纠纠、气昂昂的不可一世,红通通的头端动人的对女人不能抗拒致命吸引力。
? ? 振其看着继母拉高的裙子,一眼就看到了继母下部的宁静海,也惊住了。虽然那重点被半透明三角裤掩蔽着,BīBī的粉红肉缝可还是隐约可见,她的**虽然沒有宋姑妈那样高突,却也像个峥嵘的小山丘。更迷人的是,继母有着一大片乌黑亮丽、毛茸茸的毛儿,毛儿从被半透明小小三角裤所裹着的**地带,向上延伸到肚脐三、四寸以下。
? ? 两人互看到意外美景,发愣了一阵子。
? ? 还是他继母姜是老的辣,她先定下神来,忙把裙子放下,娇羞地道:「阿其,对不起,我……我不知道你在浴室。」她说着,沒上一号,转身走,临走前还忍不住的再瞥一下他那红通通一跳一跳雄伟的大**,嚥了口水。
? ? 而振其惊魂甫定,仍想到继母刚才被半透明三角裤掩蔽着继母的宁静海是隐约可见BīBī的粉红肉缝美景,一颗心砰砰的跳个不停。
? ? 「尴尬的气氛」
? ? 本来继母对他视如己子,对他很亲热,可是,就在这短短的时间里,似乎有了转变,好像对振其产生莫名其妙的特殊情愫,她不敢太靠近振其。相同的,振其平时会挨在继母的身旁说话,可是露出丑态后,他也不敢靠近她,就好像继母是毒蛇勐兽般,会将他吞下。
? ? 彼此看到意外美景后短短的两个钟头,时间似乎变得很长很长。下午五点多钟,他母亲就把饭菜给准备好了,因为振其告诉妈妈,晚上要陪李宗岳赴约会,所以提早吃晚饭。
? ? 在饭桌上,本来母子都边吃边说话,可是,现在的场面很尴尬,两人都不知道该如何开口,才能打破僵局。
? ? 他的继母终于忍不住,启口道:「阿其,你爸爸五天后就可以出院了。」
? ? 「真的吗?是医生这么说的!」振其停下了筷子,迟疑地道。
? ? 「嗯,是医生说的,医生说你爸爸病情良好,脑部的復原迅速而且也渐趋正常,好像奇蹟般。」
? ? 「那双脚的骨折呢?」
? ? 「早就接上了,现在已像正常人一样了。」
? ? 「那太好了!」振其面带喜色地道。
? ? 「可是……唉……」
? ? 「妈!什么事嘆息?」
? ? 「你爸爸人是快要復原了,而有一样功能却永远……」他继母失望地道。
? ? 「妈,是什么不能恢復正常?」
? ? 「唉!你是小孩子,告诉你你也不懂,这是我和你爸爸的事,妈也不便告诉你,总之,能平安出院,已算奇蹟了。」
? ? 「妈……」振其叫了一声,不知如何问下去,但从他妈妈说话的哀怨语气,他可以推测出,可能是爸爸的性功能不能恢復正常,也就是说,不能人道了。
? ? 天呀!这对爸爸和妈妈都是天大的打击。
? ? 在以前,他不认识李宗岳姑妈前,他只能说是少不更事的孩子,什么都不懂,也不会为了性这问题苦恼。可是现在他懂,不但懂了,而且知道「性」对男女双方都非常重要,食、色性也,性能满足,夫妻的感情更加和谐,也使得人类和动物能代代繁衍。何况妈妈才三十几岁,这对她来说,不是太残忍了吗?而爸爸性无能了,可能会出乱子的。天呀!但愿这不是真的。
? ? 爸爸当时续絃时,就不该追求比他年青十二岁的妈妈。可怕的是,什么事都可以弥补,却唯有性这问题,无法弥补的,只能用代替的方式,就是由別人弥补。
? ? 他想的都发呆了,只痴痴的望着妈妈看。妈妈被看得难为情的垂首,说:「阿其,你在想什么?」
? ? 「沒……沒有……」
? ? 「不要胡思乱想,我们一家又可团聚,再过三个月后,你爸爸也可以正常走路了,一切都会恢復原来的幸福的。」
? ? 「妈,谢谢你,这些日子让你太劳累了。」
? ? 「不,让谢谢李宗岳的姑妈宋太太,要不是宋太太在紧要关头帮助我们,我们真不知道该怎么办?」
? ? 「嗯!妈妈。」
? ? 「阿其,宋太太为什么对我们这么热心?」
? ? 「也许因为李宗岳的原故吧。」
? ? 「可能。阿其,你最近瘦了,有什么心事吗?」
? ? 「沒……沒有……」
? ? 「读书又兼家教,不是太辛苦,累坏了。」
? ? 「不是不是,大学生兼家教的大多了,又不是只有我一个人,妈你放心,我不会太累,你看,我精神不是很好吗?」
? ? 「嗯!不要太累。」
? ? 「是,妈妈……」按着好像无话可说了。
? ? 以前他和妈妈常常聊天,可是现在却有了隔阂,怪来怪去,只怪自己下午洗澡不该沒关浴室的门,让大傢伙一跳一跳地对准了妈妈的视缐与她的下体的丑态。
? ? 吃饱后,他帮妈妈收碗盘时,无意中,在妈妈弯下身时,从衣领里看到了妈妈那乳罩垂下去,半露出了丰硕美挺**。
? ? 也很巧,振其观看美挺**被妈妈发现了。振其的脸颊立即红的像猪肝,他难为情的低下了头。他妈妈的心头也急遽的跳着,再也不敢?起头来,只顾洗着碗。两人默默无语,过了片刻,振其已无法适应下去,于是像逃难似的奔出大门。临行,妈妈还叮嘱道:「阿其,早点回家。」
? ? 「是,妈妈。」
? ? 「春光乍现」
? ? 晚上十一点,振其回到了家。
? ? 振其走进公寓,关好门,走到客厅,大吃一惊。原来他妈妈睡在沙发上,而电视的萤光幕现出歌星唱歌的节目,他妈妈显然睡得很甜,他进了门,她仍不知道。
? ? 而他妈妈的睡态却春色无边,她睡衣的裙子翻开来,那白皙皙细嫩又修长的大腿露了出来,连三角裤也看得一清二楚,何况她是穿着半透明约三角裤,那峥嵘小山似的**,都整个暴露无遗,连**中的深沟都可看的一清二楚。振其看得倒抽一口冷气,呆立当场。
? ? 半透明三角裤,隐约可见比完全曝露更增加了性的诱惑力。掀开的上衣,一边的**整个熘出衣外见识世面,一点儿都不怕生,而**那么挺拔耸立,另一边则只露出了一半。
? ? 春色撩人,振其看得口干舌燥,勐嚥着口水。
? ? 该怎么办?叫醒妈妈吗?
? ? 呀!振其脑中灵光一闪,心想:糟了,是不是妈妈也春情荡漾了?半年多了,从父亲车祸到现在,妈妈的蜜桃洞已好久被爸爸的大**插入,久旱无雨,应该飢饿,下午又在浴室见过自己的大**,这会不会妈妈是在引诱自己?晚上吃饭时,由妈妈的口中听出,爸爸已经性无能了,这是件多可怜的事,尤其妈妈正处于虎狼之年。
? ? 他想转身走回自己卧室,但他犹豫是否要把妈妈叫醒,何况她睡了,若感冒了怎么办?他走近沙发,一颗心怦怦跳个不停。
? ? 妈妈不但比宋太太年轻美丽得多了,想到妈妈现在到底是不是春情荡漾在引诱自己?这使他感到非常的紧张,也极端的刺激,这使他胯问的大**,也莫名其妙的硬挺挺的翘起来。
? ? 走近离妈妈只有一尺左右时,正想弯身用手去推醒妈妈,却不知从何处着手,只好小心的坐在沙发上。这么近,旖旎春光,看得更真切,他的心也跳得有如小鹿乱闯似的。
? ? 其实,振其的妈妈真的是春心荡漾了。自从听了医生说,振其的爸爸倒阳性无能不能医好了之后,这对她的打击太大,半年多来,又从未玩过**,已经受不了。而下午无意中,见了振其的雄伟可怕的硬挺大**,比振其爸爸的更厉害更有气派。
? ? 所以在振其出门后,她想了很多,想到振其一跳一跳红通通的对女人致命吸引力的大傢伙,最后决定诱惑振其。一来,振其并非自己的亲生儿,二来自己三十五岁了,若跟振其爸爸离婚再嫁,定然不会再有什么好对象。晚上她准备好一切,直到听到振其开门的声音,她才躺下来,故意把裙子掀开来,上衣弄开,露出这明媚的春光。
? ? 她这一生,除了丈夫,从未如此曝露让人看过,而振其的一举一动她都明白。她现在是又害臊又心乱,想到让不是自己的亲生儿子的大傢伙接触,芳心又刺激又兴奋,心跳得比战鼓还急,脑袋一阵阵的昏眩,刺激得连蜜桃洞口的**,都不自主的滴了出来。
? ? 振其一坐沙发,有了发现,因为妈妈的胸部起伏太快,惹着那雪白的**微微颤抖,妈妈唿吸也反常的急促,这一切,都显示出,妈妈并沒睡。沒睡而装出这样子…
? ? 呀!妈妈一定被性慾折磨得太痛苦了,所以才被逼做出这…
? ? 自己该怎么办?而妈妈这窈窕玲珑的**,又是如此的诱惑他。也许是妈妈性慾太冲动,**自然而然的散发一股淡淡的幽香,这股幽香更使振其原始的兽性也爆发。
? ? 「接触」
? ? 他起身,然后靠着沙发蹲下,妈妈的美妙**,就在眼前。那粉团也似的**,比碗还大却很坚挺。他伸手轻握一个,揉搓着……
? ? 「嗯……」妈妈轻轻的呻吟声。
? ? 另外一只手把另边的上衣翻开,让另一只**跳出来。振其伏下头,张开口把**含住,并且不断用舌尖舐吮那小如红豆般的**,玩了起来。那只魔爪也活动起来,又摸又捏、又揉又抚地把玩着,小如红豆般的**刺激变得硬挺涨大。
? ? 「唔……唔……嗯……啊……唔……」她战慄着、颤抖着,全身都着了火。
? ? 听到妈妈发出的呻吟声,振其发疯了,他捏摸**的手已经移动,把睡袍的带子解开,手已滑到小腹上,触及了长长细细的阴毛了,这阴毛太茂盛了。顺着阴毛,到了三角裤,手也钻进三角裤,摸到了峥嵘小山似的**了。
? ? 「唔……唔……嗯……呀……」妈妈不停发出的呻吟,
? ? 想不到妈妈的BīBī是这样的饱满,蜜桃洞口已经**湿润了。他顾不了一切,把手指头插进又滑又嫩的蜜桃洞内又挖又转……
? ? 「呀……阿其……」她一阵的痉挛,魂儿出了窍。
? ? 振其腾出一手急速的脱掉自己衣服,妈妈见状,也把多馀睡衣脱下,当然把妨碍振其摸入蜜桃洞口的三角裤也被脱下扔到一旁,让振其手指头可更直接插进自己又滑又嫩的嫩Bī内盡情又挖又转。振其证实了妈妈对性的需要,亦证实了妈妈是在引诱自己,因此更加肆无忌惮,他吻**的嘴,直接转到妈妈灼热的樱唇吻上了,手指头更在又滑又嫩的蜜桃洞与阴核进进出出。
? ? 「唔……唔……阿其……妈妈的小BīBī被你摸得好痒、好难受……阿其………求求你玩玩妈妈……唔……唔……阿其……我猜想你玩过宋太太了……你就像玩宋太太一样的搞妈妈的小BīBī……把你的大**摆进来……」
? ? 振其一边心惊,一边躺了下来,就躺在沙发旁的地毯上,想不到妈妈已经性飢饿到这种程度,可说是飢不择食。
? ? 他才躺好,妈妈已经压下来了,她灼热得发烫的香唇,反过来把舌头伸进了振其的嘴儿,同时她那玉手也握着了振其的磙烫雄伟的大**,她的手已不停地发抖,显示出她太兴奋、太激动,太飢饿,她的蜜桃洞内已经**的,更润滑了。
? ? 她握着大**,就像握着天下至宝似的,急忙的对准了她自己的小Bī,看她急成那样子,很可怕。
? ? 她的屁股用力沈下,惨厉叫声:「呀……」她死命地抱紧振其全身激动发抖,连粉脸儿也变得苍白无比。振其只知道紧搂着她,这是一团极富诱惑的**,有少女青春的气息、有徐娘成熟的娇艳,**感觉一阵暖流与收缩的舒服触觉。
? ? 「唔……我的亲阿其……你的大**像根火棒……唔……哎唷……哎唷喂……妈妈的小BīBī被你的大火棒……烧焦了……我的亲亲阿其……哎唷……哎唷……喂呀……你不是我的儿子……你是我的亲丈夫……亲亲丈夫……哎呀哎呀……你是我的亲爹啦……」
? ? 她已拼命的扭动起屁股,振其也感觉舒服快乐死了。
? ? 他跟宋太太玩、跟蔡小姐玩,都沒有跟妈妈玩这样的紧张和刺激,他感觉到未曾有过的一阵阵眩晕袭击他。他感到**放在妈妈的小Bī里有说不出的暖和舒服,有着一股股的热浪冲击着他的**头端香菰周围,使他感到全身的每个毛细孔都在冒烟。禁不住了,振其也哼了:「妈妈……你的小嫩Bī真是世界上最美妙的洞洞啊……」
? ? 她的屁股扭得比电动马达更快,香汗已由她脸上额部涓涓流出了。她姣美的脸上已经呈出微笑,一种非常满足的微笑。樱唇半张呻吟着:「亲阿其……哎唔唔唔……你的大**是世界上最伟大的大**……把妈妈幹得好舒服……把妈妈搞死……哎哎唔呀……妈妈二年未吃了……你爸有二年沒……哎哎哎唔……二年来妈妈好痛苦……亲儿子呀……妈妈要舒服死了……哎……哎唔……舒服死了…」她已舒服得进入飘飘欲仙的境界。
? ? 振其只知道紧搂着这如莹如玉的妖艳的**,而这一切好像都在迷迷煳煳中似的,大**的刺激一阵接一阵,连绵不断的,有如烈焰燃烧着他的奇经百脉,他**着:「妈……你二年未玩……真是暴殄天物呀……」
? ? 「呀……嗯……亲儿……」
? ? 「妈……你的小嫩Bī好烫、好紧……」
? ? 「呀……哎唷……我的亲儿子呀……妈妈的骚Bī要被你搞破了……好好舒服……哎唷……妈妈不行啦……不行啦…。」
? ? 现在她已娇喘吁吁,上气不接下气,她一边扭动屁股,一边不停地战颤,窈窕的**,也蒙上一层濛濛的香汗,性冲动的体香,馥郁地散发出。
? ? 振其也忍不住的挺起了屁股,像一场激烈的生死搏斗般的,都要把对方置于死地。
? ? 「唔……亲儿子……妈要丢了……要……哎唷……唔……要丢给亲儿子了……妈二年都沒丢过了……唔……」
? ? 「妈……你好好的丢……」
? ? 「唔……唔……」
? ? 「舒服吗?妈……」
? ? 「唔……好舒服……嗯……嗯……」就在**声一停,他妈妈爽的晕死在振其的身上。
? ? 「孝行」
? ? 振其正在兴头上,照理说应该继续往上挺,可是对方是妈妈,故不敢太鲁莽。现在,他什么都知道了,爸爸在二年前就性无能了,在今天,一个女人能对性的冲动克制二年,太令人感动了,已经可以树立贞节坊,妈妈好可怜,已经二年沒丢过精了。
? ? 他抱着妈妈蛇般的**,他摸抚着妈妈的肌肤,入手如羊脂。
? ? 他想,妈妈太美了,嫁给爸爸六年,只舒服了四年,就守了活寡两年,真是可怜,令人不得不洒下一把同情泪,他轻轻的叫着:「妈妈……妈妈……」
? ? 「嗯……嗯……」
? ? 「你醒了吗?妈妈」
? ? 「嗯……」
? ? 「还要不要再来?」
? ? 「你坏透了……不了……我……我怕死了……」
? ? 「妈!你生气吗?」
? ? 「嗯…………沒有啦,怎么会生气!」
? ? 「那醒来了,为什么不说话?」
? ? 「唔……人家害臊啦,人家还……唔……还很舒服啦……」
? ? 「很舒服吗?」
? ? 「唔唔……人家怕你,你一定认为妈妈下贱无耻,引诱你并和你通姦,妈妈好担心……怕你以后看不起妈妈……」
? ? 「妈,你放心,我很懂事,不但不会看不起你,反而很尊敬你,你是爸爸的好太太,也是阿其的好妈妈。」
? ? 「唔……可是我引诱你,又和你……唔……和你…。啦……」
? ? 「和我怎样?……」振其想打破这尴尬的场面,于是逗起她来了。
? ? 「唔……你知道了啦……」
? ? 「哦……你是说和阿其舒服地主打炮?」
? ? 「唔唔……哎唷……羞死人啦…。」
? ? 她撒娇的扭动娇躯,这一扭,他的死亡洞内还套着振其的大**,经过扭动,大**就在蜜桃洞游动。
? ? 「怎么了?妈!」
? ? 「唔……唔……你好坏好坏,坏阿其……」
? ? 「妈,我又沒惹你呀!」
? ? 「唔唔……你一定认为妈是个淫荡的女人。」
? ? 「妈妈,我看你心里有毛病。」
? ? 「唔……什么毛病?」
? ? 「我也说不上来是什么毛病,大概是精神衰弱所以才胡思乱想,把阿其想成为专吃冷猪肉的圣贤神仙了。」
? ? 「什么意思啦……唔……」
? ? 「阿其是大学生,是吗?」
? ? 「唔,是最好的大学、最好的科系,而且智商之高,几乎是全校之冠,并且还有一根天下最大的……唔……羞死人了……」
? ? 「妈,你的联想力真行,表示你的智商很高,可惜,从未往好的方向想,专钻牛角尖,处处往坏的想。」
? ? 「唔……什么意思啦……」
? ? 「其实振其并不敢看不起妈,爸已经性无能二年了,二年来妈并未出事,可证明是好女人,不是吗?」
? ? 「唔……」
? ? 「妈,你又唔什么?」
? ? 「是啦是啦,你再说再说啦,你很会自圆其说,很会灌迷汤啦。」
? ? 「每个人都会性冲动,包括妈你和我,你能忍二年,谁敢看不起你,再说我也知道你为什么要诱惑我的原因了。」
? ? 「哦!那你就说说看,是什么原因?」
? ? 「第一是宋太太,宋太太拿贰百万借给我们,你一定联想往男女间大**插嫩Bī的事,认为我和宋太太有一腿。」
? ? 「还有第二吗?」
? ? 「有,你一定会想到宋太太一下子愿意拿出贰百万块钱给我们,我一定是武林高手了,所以你的春心就蠕蠕欲动了,是吗?」
? ? 「第三呢?」
? ? 「下午你看到我的硬挺矗立的大**,就春心荡漾,演出了现在这一幕春宫,让你丢得好舒服。」
? ? 「唔……阿其你好可怕,简直是妈肚子里的虫,可是……你真的不会看不起妈吗?你以后,以后……唔……」
? ? 「我绝不会看不起妈!」
? ? 「以后呢?」
? ? 「你放心,以后我对妈会很听话……」
? ? 「唔……你左顾而言他……」
? ? 「沒有呀……」
? ? 「有啦有啦……唔……我是说以后……以后你会再跟我玩吗?」
? ? 「好妈妈,我不是跟你说得明明白白,我会很听话,那就是说,你若春心荡漾,想要大**插妳小嫩Bī的话,阿其会随时侍候妳。」
? ? 「真的?」
? ? 「真的,可是有个条件。」
? ? 「什么条件?」
? ? 「那就是要对爸爸温柔体贴,你对爸爸温柔体贴,我就对你百依百顺,一定把你插得快活似神仙。」
? ? 「那还要你说!你爸是我丈夫呀!」
? ? 「来,还要不要再玩?」
? ? 「唔……要啦……你今晚要整晚陪妈妈……」
? ? 她说着,也就不客气张开双腿,小山似的**开了一条湿润粉红的肉缝,的扭动起屁股,同时呻吟着:「哎唷……亲儿子……大**……妈妈碰到你……嗯…这一生才算不虚了……」
? ? 振其也兴奋无比的挺起屁股,大**直向小BīBī挺进,这一战,又不知要到何时方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