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都市激情  »  公司性感小主管
公司性感小主管

话说, 根据个人的经验与观察, 办公室恋情一般要是檯面化了, 但是沒有结婚, 大部分都沒有什么很好的结果. 一旦地下化, 有时候又搞不清楚对方跟你到底是什么关系. 我的一个经验就是在这种尴尬的情况下发生的.
之前刚到这家公司服务(现在已经离职), 本来沒认识什么人, 所以到处交朋友, 也想把关系打好. 沒想到公司人都满沈闷的, 隔了一个月才跟自己部门的人混熟些. 但是偶尔会有一个其他部门的女生(职位还是我的长官)跟我们部门有业务往来, 所以常看到她.
部门其他的女生是乏善可陈, 所以相较于部门其他的女生, 这个长官可以说是性感的代名词 - 亚麻色的头髮, 绝对画全妆来上班 (粉底, 眼缐, 腮红, 口红, 睫毛一样不缺), 喜欢穿合身的衣服 + 裙子, 上半身通常是深色内衣配半透明 or 低胸的上身, 所以内衣看得非常清楚, 或是紧身衣然后沒有内衣, 造成激凸的效果. 下半身要不就是膝盖以上30公分的短裙, 要不就是开叉到那么高的裙子. 基本上也是紧身, 所以屁股的缐条看得一清二楚. 那个女生沒有很高, 所以总是高跟鞋或是长度到膝盖的靴子.
本来那位女生也不怎么跟我讲话, 但是后来因为专案需要他支援, 所以她就常常过来我的位子. 公司的cubicle空间很窄, 她每次坐再我旁边解释的时候, 我的手肘都会无意间碰到她的胸部, 有时甚至是乳头. 但是她不知道是装做不知道, 还是完全不介意, 总之她都沒有退缩的迹象, 我也乐得吃暗豆腐.
后来比较熟了, 也会通MSN, 讲话的内容也从公事慢慢变杂, 尺度也越来越宽.
一日无聊的下午, 我们两个又在聊天, 感觉得出来他对跟我聊天满有兴趣的, 所以我就比较放得开开玩笑. 不知怎么地, 我们开始要打赌. 我半开玩笑地说
"你看起来那么乖, 不可能赌大, 那有什么好玩?" (看起来哪有乖, 我天天看了她需要回家打手枪)
她(以下简称J小姐) "我真的可以赌很大, 赌什么, 用什么赌都可以?"
me: "真的?"
J: "真的"
我一不做二不休, 决定试试看自己运气
"赌成人的也可以吗?"
J "当然, 什么赌注?"
"那.. 如果我输了, 你就跟我上旅馆过夜, 我想做什么, 你都不可以反对, 这样如何?"
j "好啊, 但是赌什么我来选, 还有, 如果你输了你就陪我去游乐园玩一天, 我要你做什么你都不能反对"
看来真是我的好运啊. 我当下马上说好
不过转念一想, 要是她赌些我完全沒办法赢的, 那本人不就玩完?
话已出口, 沒法回头. 只好硬着头皮玩下去
me: "好吧, 说我们要赌什么"
j: "你猜我今天穿的内衣是什么颜色. 可以给你提示, 今天穿一套的, 所以你只需要猜一个颜色. 看我对你不错吧?"
如果各位有读之前的描述, 就会知道她的内衣颜色基本上是大家都知道的事情. 我故意想了一下... 然后猜出是蓝色的.
j "你... 你怎么知道?"
... 以下对话省略
我后来还假好心, 说如果她觉得有压力可以不用履约. 但是他说她赌输了就会做到. 那我当然就勉为其难地答应啦!~~
我有另外一个福利, 就是我可以指定她穿什么. 于是我叫她穿了合身的衬衫, 格子迷你裙, 还有黑色亮皮的细跟靴子, 定了一天我们不用加班的日子.
到了当天, 她果然照我要求的穿来公司了. 我整天沒办法工作, 血液都不在脑里. 好不容易等到下班, 我就跟她说"我们去公司顶楼一下", 她跟着我坐电梯上楼了.
公司的顶楼尚未出租出去, 所以是空的, 但是还是有落地窗可以看到外面的风景. 我带着她到那边, 假装制造浪漫的气氛. 她看着说"好漂亮啊"
这个时候, 我已经受不了了, 手就往J的屁股上游过去. J转过身来靠进我怀里, 两只手抱着我的身体, 唿吸变得急促起来.
她的大腿比完美还要完美, 于是我另外一支空着的手把她其中一条腿放到阳台上, 不断地爱抚着. 另外一只手从屁股, 腰, 摸到了胸部. 她的胸部沒有很大, 但是很挺, 我一摸到的时候, 他突然叫了起来 - 原来这个是她的罩门呀. 一旦知道, 我怎么可以放弃攻击呢? 于是我一肢手就在她的胸部上搓揉, 另外一只手享受着她的大腿.
她衬衫的扣子, 已经不晓得什么时候被解开了, 乳房早就挺起来. 我的嘴吸下去的时候, 她的声音不断提高. 她的手也从在我的背后, 绕到了我的弟弟那里.
这个时候我把手伸到裙子里, 她的屁股竟然沒有布盖着, 是丁字裤.
我问她"你常常内衣穿丁字裤吗"
j一边喘气一边说"因为今天穿紧身的, 怕内裤缐条露出来, 所以穿丁字裤"
我说"那你就不怕你的屁股缐条给人家看唷"
她说"就是要让你看的呀"
这个时候我真的完全失去理智了. 把她的内裤脱下, 她也把我的裤子整个脱掉了. 我们就自然地进入对方身体.
她的一只大腿就靠在阳台上, 背对外头的风景. 幸亏我们楼层很高, 不然就真的在演小电影给別人看了. 可能是所有的元素让我们两个都特別兴奋, 我们两个都很快到了高潮.
我问她"你觉得怎么样?"
她还在喘气, 一边说"很棒, 可是还是沒有旅馆舒服."
我忽然想到"刚刚忘了带(套), 对不起"
她说"沒关系, 我也沒注意. 反正那样比较舒服, 我也在安全期."
我说"对不起啦... 不然我怎么补偿你?"
她就说"这次不在旅馆, 不算我们赌注, 下次还要去"
有任何正常人会反对吗?
于是, 我们约了下一次週末在西区附近见面 (待续)
p.s. 虽然是冬天, 但是我们沒有全部把衣服脱掉(虽然她已经差不多了), 隔天都沒有感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