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校园小说  »  【关于我被卷入不良的那些事】(42)【作者:你额】
【关于我被卷入不良的那些事】(42)【作者:你额】
字数:14055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四十二章

  大巴车平稳的在高速公路上行驶着,平时在钢筋水泥的城市里根本看不到的壮丽风景掠过窗外,时不时惹来一些同学的惊叹。

  在大家都把注意力放在窗外的风景上时,我的目光却一直停留在谭霜雪俏丽的背影上。我心里还在纠结谭霜雪的事,她说的那个我没有完成的任务到底是什么?我感觉谭霜雪之所以会情绪低落就是因为我忘了那个任务。

  到底是什么任务呢?我脑海里面一遍遍的回放着服务站后面的树林里发生的事情。从张灵儿把我带到那开始,再到谭霜雪出现,再到张灵儿惩罚我……
  这其实并不是一件轻松的事,要知道,在这段回忆里可是有着张灵儿戏弄我的全部经过啊!每每想到那里,我的下面总是会不由自主的产生反应。怕被别人发现,我只能强装镇静,把书包放在腿上进行掩饰,时不时的还四处张望一下,生怕别人注意我。

  用一个成语来形容我现在的感受,那就是「做贼心虚」。

  「张星。」

  「哇!」

  「卧槽,你神经病啊!」被我一巴掌糊在脑袋上的朋友A顿时对我大骂起来。
  「你活该!谁让你突然吓我的!」我摸着自己的小心脏,一脸不满的看着身旁的朋友A。

  「谁特么故意吓你啦!你特么看谭霜雪看的这么入神,劳资叫你一声,你特么还打我!」朋友A露出了一个悲伤的表情,「没想到你竟然是这种人,有了女神就忘了朋友!」

  「额……」发现自己确实在这件事上占不到理后,我只能退让了,「好吧,我错了行吧!」

  「你丫的一点诚意也没有!劳资可是被你一拳糊脸上了呢!」朋友A指着被我打中的地方,一脸愤愤不平的看着我。

  「好好好,那你说吧,要我怎么道歉才显得有诚意?」我有些无奈的摊开了双手。

  「哼,想要我原谅你,除非……」朋友A这厮变脸比翻书还快,上一秒还是一脸全世界都欠他钱的表情,下一秒就是一脸的淫笑了,「嘻嘻,把你妹妹介绍给我吧!」

  「滚。」我直接一脸冷漠的拒绝了,我就知道这孙子没按什么好心。

  「啊啊啊!五大校花被你占了三个你还不满足,现在还想独占第四个吗!」朋友A揪住我的衣领,一副要跟我拼命的样子,「你这个混蛋!竟然连自己的妹妹都不放过!」

  「听着!」我抓住了朋友A的手,一脸正色的对他说,「不给你介绍我妹这是为你好。」我这话是真话,张灵儿的手段现在让我都有些怕她,更不要说朋友A了。万一惹得张灵儿不高兴,朋友A就完了,我还不一定能保住他呢。

  不知道为什么,我突然想起了称呼张灵儿为姐姐大人的田巧巧。我感觉如果朋友A想接近张灵儿的话,首先就会被田巧巧「抹杀」的吧。

  「哼,还为我好,我看你就是个妹控吧!」朋友A不屑的撇了撇嘴。

  「我是妹控怎么啦!」朋友A这个欠扁的样子一下子逼出了我的真实想法,「劳资才不想让你这个猥琐的家伙接近我妹妹呢!你只配给我妹妹舔脚!」
  「好啊好啊,我要舔我要舔!」朋友A立马露出了一副痴汉的表情。

  「滚!舔你自己妹妹的脚去!」没想到朋友A竟然这么不要脸,我顿时气急,恨不得抽他一顿,「你信不信我去你妹妹那告状,说你整天想着别人家的妹妹!我记得她是高二三班来着。」

  「哈?你怎么知道我有个妹妹?」朋友A愣住了。

  「你还有脸问我?你个死妹控天天在劳资面前炫耀你那个妹妹,劳资听的耳朵都快起茧了!」

  就这样,在我和朋友A的打闹中,大巴车终于抵达了这次野炊的目的地——熊环山,大巴车沿着山路继续往上,而我和朋友A的斗嘴已经慢慢的转移到了奇怪的话题上来了。

  「哼,我妹妹最好!她的脚很有肉感,可爱又小巧,舔起来像果冻一样,我妹妹的脚最好了!」朋友A低声喝道。

  「哼,我妹妹才是最好的!她的脚光洁无暇,柔软又有弹性,捏起来像QQ糖,舔起来还有奶香味呢!」我不甘示弱的反击道。

  「哼,搞得好像你舔过自己妹妹的脚一样,你这个死变态!」

  「死变态骂谁呢,你难道舔过自己妹妹的脚?」

  说到这里,我和朋友A突然同时顿住了,过了几秒钟,我和他相视一笑,不约而同的露出了一个充满深意的表情。

  好吧,小闹剧就到这里了,接下来也没什么好讲的,大巴车终于到达了目的地。

  「同学们,到站啦,大家拿好自己行李准备下车吧。」当大巴车的速度开始逐步减慢之后,老班那尖锐的嗓音从车头传了过来,「下车之后先不要乱跑,还要分配住宿房间的。」

  「哦……」车上的同学心不在焉的回应着,他们的目光早已投向了窗外。大巴车此时正慢慢通过一处大门,驶入一个美丽的庄园里面。庄园的环境十分幽静,白石铺成的道路干净而又整洁,大巴行驶在上面没有丝毫的颠簸,道路两旁是一望无际的的草皮,那干净平整的草地看着就让人想在上面打滚。远处则种着一些茂盛的树木,被技艺高超的园丁修剪成了各种形状。

  再继续往前行驶,迎面而来的是一个巨大的大理石喷泉,清澈的水流呈弧形向中央喷射,绽放成一朵花的形状。喷泉的中央是一个张开翅膀的可爱小天使,大大的眼睛,小巧的鼻子,看起来活灵活现的。

  大巴车绕过大理石喷泉向前开了一会,最终停在了一栋看上去特别气派的西式住宅门前。这栋住宅共有五层,外表镶嵌着几根柱子,上面装饰着各种精细的浮雕,其余大块面的墙壁上则绘制着金色的流纹纠缠在一起,呈现花鸟树叶的抽象图案,看上去无比的华丽。

  「卧槽,我们不会是要住在这种地方吧?」从车上下来后,望着眼前这栋充满了巴洛克风格的豪华建筑,我不禁睁大了双眼。周围也有许多学生发出了和我一样的感叹,这让我心里稍微有些庆幸,幸好不是我一个人表现的这么没品。
  「我们学校这么有钱!?」一旁的朋友A也被惊到了,他微张着嘴喃喃道,「这可是熊环山最贵的住宿地点啊,环山庄园,只有那些土豪才住的起啊。」
  「别一惊一乍的!」就在这时,老班的那尖嗓子声音突然从背后响起。他从车上踉踉跄跄的下来,一边扶住鼻梁上的眼镜,一边不满的瞪了我们几个一眼,「净给我们学校丢脸!」呵斥了我们几句之后,老班突然伸手抹了抹头顶那几根稀疏的头发,然后躬着腰,一脸谄媚的快步走到了队伍前面去,那里正站着校长叶雯雨。

  「切,就知道装模作样。」见到这一幕,朋友A有些不爽的哼了哼。

  当所有的人都从车上下来后,大巴车便再次启动了起来,缓缓开向停车场,给学生空出一片用来集合的场地。

  「同学们,先安静一下。」见学生开始集合后,戴着一副金丝眼镜的教导主任开始说话了,「这个环山庄园就是我们这几天要住的地方了。」

  「我去,竟然真的是要住在这里吗?」

  「学校这么有钱?!」

  「确定这次野炊是免费的?不会到时候突然要收钱吧?」

  教导主任的话刚一落下,学生群里就炸开了锅,虽然大家心里已经有了准备,可真的听到这个消息后,一部分人还是不由的骚动了起来。

  「安静下来,」见此,教导主任抬起手往下压了压,示意下面的学生保持安静,「费用的事大家不用担心,这次野炊是由我们学校的董事会赞助,这个环山庄园也是他们旗下的产业,所以我们算是免费享受这里的服务了。」

  「原来如此。」听到这里,朋友A突然露出了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

  「怎么了?什么原来如此?」我有些好奇的问道。

  「没什么,只是搞清楚了状况而已。」朋友A一脸淡定的解释起来,「我们学校不是有个校董会嘛,里面最大的股东就是苏氏集团的总裁,苏墨菲。好像她和我们学校的校长是关系很好的闺蜜呢,这个环山庄园只不过是苏氏集团旗下的一个很小的产业,如果是校长亲自开口的话,苏墨菲应该会帮这么一个小忙的。」
  「额……你是在哪知道这些的?」

  「嘿嘿,你可不要小巧我的情报网啊。」朋友A对我露出了一个闪亮的笑容。
  出现了!校园题材的动漫必出的角色!上知学校领导的花边新闻,下知班级同学的个人琐事,无所不知的万年龙套,主角身边的好基友,强行推动剧情的好伙伴,除了这点作用就毫无存在感的路人甲!

  「喂!你刚刚绝对在想什么很失礼的事吧!」

  「啦啦啦……」面对朋友A质疑的眼神,我的目光不由的飘向了一旁。
  「好了,接下来大家就自由寻找房间吧。」这时,教导主任终于宣布解散了。
  听到这里,我正准备叫上朋友A一起去找房间,结果谁知道这货突然摆出一副臭屁的样子,甩下一句「要帮妹妹搬行李」就屁颠屁颠的跑了,只留下我呆立在原地。

  「淦!」我不由的暗骂了一声。不过看得出来,他还是蛮在乎他那个妹妹的。
  「哼,自己有妹妹就别打别人家妹妹的主意啊!」我对着朋友A远去的背影竖起了中指。

  「这个手势是什么意思?」就在这时,一个熟悉的声音突然出现在我耳旁,吓得我浑身一哆嗦,连忙扭头看去,却发现谭霜雪正站在我身旁,歪着脑袋好奇的看着我右手的中指。

  「额……」我赶紧把中指藏了起来,然后有些尴尬的笑了笑,「没……没什么特别的意思啦……」我可不想教坏单纯的谭霜雪。

  「?」结果谭霜雪还是一脸好奇的看着我,看样子她真的很想知道这个手势的意思。

  「额……这是关系好的朋友之间打招呼的方式之一啦……额呵呵……」见此,我只能一边尴尬的笑着,一边努力编了个理由出来。

  尽管这理由我自己说出来都不信,可单纯的谭霜雪还是毫不犹豫的选择了相信我,这使我心中产生了一丝负罪感。

  啊啊啊!对不起,谭霜雪,为了不教坏你,就原谅我这个充满善意的谎言吧!
  我低着头由衷的忏悔着,直到我突然看见面前的谭霜雪对我竖起了一个中指。
  「额……」看到这一幕,我有些莫名的蛋疼,「你干啥呢?」

  「打招呼。」谭霜雪面无表情的回答道。

  「额……」我怎么有种搬起石头砸自己脚的感觉。

  「以后最好不要做这个手势。」我把谭霜雪伸出来的中指强行按了下去。
  「为什么?这不是朋友之间打招呼的方式吗?」谭霜雪歪了歪脑袋,有些不解的看着我。

  「额……这是男性朋友之间打招呼才能做的手势。」我强忍着心中不断升腾的罪恶感,一本正经的解释着。

  「哦。」谭霜雪这才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

  啊啊啊啊!对不起!请原谅我这个善意的谎言吧!

  好吧,这个小插曲先放到一边,由于朋友A这个混蛋去找他妹妹了,我只能自己一个人去找房间住了。谭霜雪本来想陪我一起,结果却被她那一组的三个女生拖走了,她们四个刚好可以凑一个房间。

  看着被三个女生簇拥在中间,显得有些不知所措的谭霜雪,我心里还是有些高兴的。看样子谭霜雪算是融入到那个圈子里了呢。

  谭霜雪的事暂时不用我担心了,我就把自己的事办好吧。

  想到这里,我便迈开步子,独自进入了酒店。

  「506……506……」我一边念叨着自己的房间号,一边寻找着自己的房间。终于,在一个拐角后的走廊尽头,我找到了自己住宿的房间。

  希望室友是那种很好相处的人啊。报着这样的想法,我有些紧张的打开房门走了进去。

  可是想象中的室友却并没有出现在我的视线里,除了在过道处看到一个红色的大行李箱外,我并没有看到其他人的身影。

  「哗哗哗……」

  这时,一阵水流声突然从浴室传了过来,我这才发现浴室的浴霸是亮着的。
  原来是在洗澡吗?大白天的洗什么澡啊?

  我一边心里吐槽着,一边来到了床边,右边靠窗的那张床上正堆放着一些衣物,看样子那个室友是选择了右边这张床呢,我只能默默的把自己的行李放到了左边的床上。瘫坐在床上后,我开始观察起了房间的布局。

  这间房内部还挺大的,两张单人床加上电视机、电脑、衣柜等等一应俱全,地上铺着暗红色的地毯,外面还附带一个阳台。房间装修的很简约,但是却又有种温馨的感觉,让人很是自在,我挺喜欢这种气氛的。

  想了想,我便掏出手机准备拍几张照纪念一下,可正当我兴致勃勃的四处拍照时,一个奇怪的东西却突然闯入了我的视线中。这个东西位于右边的那张床上,位于那个不知道长什么样子的室友换下来的那一堆衣物里。刚才我只是随便扫了一眼所以没注意到,但现在仔细看过去,那个粉红色的,被黑色短袖盖住了半边身子的半球状物品看上去好像胸罩啊。

  什么鬼!

  我以为自己眼花了,赶紧揉了揉眼,再次看过去,可那个东西的形状还是很像胸罩。

  什么情况!

  这下我彻底坐不住了,连忙走上前去,来到了那堆衣物前。虽然随便乱翻别人的东西不太好,可我现在真的很想确认一下啊!

  看了一眼浴室,发现那个室友并没有出来的迹象后,我有些紧张的伸手捏住了盖在上面的黑色短袖,然后慢慢掀开,露出了下面那个半球状物品的全貌。
  嗯……果然是胸罩呢……

  最终确认之后我整个人都不好了。

  为什么这里会有女性的胸罩啊!而且型号还这么大!咳,后面那句你们没看到。

  就在这时,浴室的流水声突然停了下来,紧接着便传来了一阵酥软的娇喘声,「啊,洗完澡舒服多了~ 」

  女的????

  听到这个声音,再看了看衣物堆里的胸罩,我顿时感到一阵不妙,急忙拔腿就跑。

  该死该死该死该死,我特么是走错房间了吗?

  有时候真的是越急越容易出事,刚跑到门口,我突然想起来背包还没拿,赶紧又调头冲向了房间里,抄起床上的背包就跑。可这时已经晚了,还没跑出去几米,我就听见了浴室门被打开的声音。

  「咦?」一个略带着点惊讶的女声响起。我不敢停留,一边伸手遮住口鼻,一边继续朝门口跑去。

  「站住!」那个女生终于反应过来了,急忙大声喊道。

  我才不站住呢!这种情况我根本就解释不清啊,现在能跑掉就行了,只要她没看到我的脸我就是安全的!

  「站住!」

  话说这是我的错觉吗?怎么感觉这个女生的声音听起来有点耳熟啊。

  「你给我站住,小星!」

  就在我马上要摸到门把手的时候,那个女生的一声娇喝让我瞬间愣在了原地。
  她怎么知道我的名字?等等,她叫我什么?

  我脖子僵硬的回过头去,只见一名身披白色浴袍的银发少女正一脸欣喜的看着我,而这名少女正是那日在漫展上见到的苏雅。

  「太好了,」苏雅大步朝我走来,然后像只野猫一般猛的扑在了我的身上,「终于又见到你了!」我被撞的连退了数步,靠在了房门上。

  刚洗完澡的苏雅身上还带着点水汽,雪白的肌肤透着一丝红润,随着苏雅的动来动去,一股沐浴露的香味也飘进了我的鼻腔里。苏雅的小脸红扑扑的,几根银色的发丝黏在了她的脸上,配合她那双楚楚动人的眼睛,看起来有种别样的魅惑感。

  突然如此近距离的被一个女生抱住,我不由的有些羞涩,连忙伸手想要推开苏雅,「别……」

  「小星,我好想你啊!」苏雅并没有理会我的反抗,反而抱的更紧了。我能明显感觉到两团柔软的物体紧紧的压在了我的胸口,一时间让我有些透不过气来。而此时,更要命的事情来了,由于苏雅刚洗完澡,身上只穿了一件浴袍,其它的贴身衣物根本没穿,在苏雅的剧烈动作之下,本来就松垮的浴袍直接从苏雅的香肩上滑落下去,露出来一大片雪白的肌肤,看的我面红耳赤,急忙扭过头去。
  非礼勿视,非礼勿视……

  我心里默念着。

  「嘿嘿嘿,」苏雅倒是心大,一点都不在意自己走光了。看着我满脸羞红的样子,她却轻声笑了起来,「小星还是这么容易脸红啊。」说着,她伸出一根手指,仿佛调戏一般的轻轻点在了我的脸上。

  「呜……」一阵刺痛突然袭来,我不由的眼角抽搐了一下,被苏雅触碰的地方竟然出现了一个细小的血洞。

  「啊,小星,对不起!」看到这一幕,苏雅仿佛触电一般的抽开了手指,她慌忙后退了几步,一脸歉意的看着我,「没事吧,我不小心碰到了你。」

  「没事没事。」看着苏雅一副自责的样子,我也不好意思喊疼了,赶紧摇了摇头,表示并不在意。

  苏雅却有些失落,她表情颓丧的低下头去,「有时候我真的很讨厌自己的这个能力,总是需要把自己包在衣物里面,当脱下衣服之后,却连重要之人的身体都没办法触碰。」

  不知为何,看着苏雅这个样子,我心里有种莫名的悲伤。几乎是下意识的,我走上前去握住了苏雅的双手,紧接着一阵强烈的痛楚便从手掌处传了过来,仿佛是被无数跟针刺进了肉里一样,我不由的倒吸了一口凉气。

  好痛!这到底是什么能力啊?明明看起来这么光滑细嫩的皮肤却像是长满了尖刺一样。

  「快放开我,小星,会伤到你的!」苏雅剧烈的挣扎起来,想要挣脱我的双手,不过我却握紧了她的手腕,不松开。

  伴随着苏雅的挣扎,更加强烈的痛楚从我的手上传来,就像是被锋利的刀片狠狠的刮进肉里一样,鲜血从我的手掌处流了出来,滴在了地上。

  看见这一幕,苏雅赶紧停止了挣扎,她一脸关切的看着我,「你没事吧,小星,对不起,我不该乱动的。」

  「没关系的。」我忍着剧痛摇了摇头。不知为何,我莫名感觉眼前的这一幕有些似曾相识,鬼使神差下,我张开嘴巴说道,「你可以随意触碰我!」

  「欸?」苏雅微微愣住了。

  「反正我恢复能力强,就算你把我伤的体无完肤,我也照样不会怪你的!」这句话就像是背了无数遍的课文一样,我几乎是下意识的就说了出来。

  「小星,你……」听到我说出这句话,苏雅的脸上露出了不可思议的表情,「你竟然还记得这句话吗?」

  「啊?」我一下子有点没反应过来,「我刚刚说了什么吗?」

  「恩恩!」苏雅用力的点了点头,她一脸笑意的看着我,柔声说道,「是对我来说很重要的一句话!」

  「额……我刚刚有说什么吗?」不知为何,我这时却突然有点记不起来自己刚刚说了什么了。

  「欸?」见我突然一脸迷茫的样子,苏雅不由的一愣。

  「额,不好意思,我不记得自己刚刚说过什么了,如果给你带来困扰的话,我很抱歉。」我一脸歉意的说道。

  「什么?」见我这样说,苏雅有些急了,「你不记得自己说了什么了吗?」
  「额……抱歉……」

  「……」苏雅低下头陷入了沉默,过了许久她才缓缓抬起头来,用一种我听不清的声音喃喃自语道,「看来小星的记忆并不是被完全的消除了,从刚才来看,小星有恢复记忆的可能!可恶,都怪那个该死的老头,如果不是妈妈阻止,我早就让他生不如死了!」

  「苏雅,你没事吧?」看着苏雅的脸色越来越差,我不由的关心的问道。
  「啊?」苏雅终于回过神来,她定睛看向我,脸上却浮现出一丝柔和的笑意,「小星,就算你不记得我了,对我却还是这么的温柔呢。」

  「额……」突然被一个女生夸奖,我不由的老脸一红。

  「现在可以放手了吧,我已经没事了。」苏雅面带微笑的说道。

  「啊!」我这才发现自己还抓着苏雅的手腕,连忙松开了双手。双手活动又牵动了手掌上的伤口,我不由的抽了抽嘴角。摊开手掌看了看,只见我的手掌已经血肉模糊,几乎看不见一块好地方了。

  「疼吗?」苏雅有些心疼的看着我的双手。

  「不疼不疼。」我连忙摇了摇头,我可不想在一个女生面前失了风度。在我说话的时间里,我手掌上的伤口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着,几乎只过了十几秒,我的手掌就已经完好如初了,只留下一些血液证明这里曾经满是伤口。

  「果然,小星是这个世界上和我最相配的人,」苏雅有些开心的笑了,「只有小星才能陪伴在我身边。」说着,苏雅小心的捏住了我的衣袖,把我拉向了房间里面,「进来吧,小星!」

  「啊?进来?」我愣住了。

  「是啊,进来看看,」苏雅拉着我来到房间中央,然后轻盈的转过身来,张开双臂向我展示道,「我为小星准备的房间怎么样!」

  「等等,你什么意思?」我有些迷茫,「为我准备的房间?」

  「是啊,这几天小星就住在这里哦,」苏雅舔了舔嘴唇,露出来一个有些痴态的表情,「和我一起~ 」

  「这这这这这怎么可能!」我瞬间淡定不了了,「你可是女生呢,我们怎么可能住在一起!被其他同学知道了怎么办?而且老师也不会答应的!」

  「嘻嘻,没关系的,这间房是以我个人的名义订的,为了方便,我把这一层的房间都订下来了,其他的同学发现不了我们住在一起的。」苏雅抿起嘴优雅的微笑着,「而且学校的这次活动可是我赞助的,这么一个小小的要求,校长早就同意了,所以老师那边也不用担心。」

  「哈?」我听的一脸懵逼。

  「也就是说,所有的事我都打点好了,小星就毫无顾忌的和我住在一起吧!」苏雅面带微笑的说道。

  「等等!」我才反应过来苏雅话里的意义,不由的大惊道,「这次学校活动是你赞助的?」

  「嘻嘻,是啊。」苏雅点了点头,好像一点也不在意似的说道,「就花了一点小钱而已,不用这么夸张的大叫啦。」

  「……」此时的我已经惊的有点说不出话来了,没想到眼前这个和我年龄相仿的女生竟然能够负担的起一个学校的大型活动的经费,而且把花钱说的如此轻描淡写,她到底是在怎样优渥的环境中长大的啊!而且我小时候到底是怎么认识这种富家大小姐的啊!

  「嘻,别在意这些无关紧要的东西啦,比起这个,」苏雅背过双手,俏皮的把脸蛋探向了我这边,问道,「小星知道我为什么没有在学校里面见你吗?」
  「啊?」我还有点没缓过神来。

  「就是为了这次见面的惊喜啊!」苏雅自问自答的说了起来,「为了选择一个好地方,我苦思了很久呢,最后才选择了熊环山这个地方,因为这里可是有着我们共同记忆的地方!」

  「哈?我们以前来过这里吗?」我有些茫然的问道。

  「恩,对我来说,那是一段快乐的回忆哦,」苏雅笑了笑,却并没有继续往下说了,「对了,小星刚刚用了能力吧,需要我为你补充一下能量吗?」仿佛突然想起来什么一样,苏雅把目光死死的盯着我,脸上也慢慢浮现出一抹怪异的微笑。

  「什……什么意思?」不知为何,我本能的感觉到一丝不妙,从苏雅的眼睛里,我仿佛看到了一种掠食者看待猎物一样的眼神。

  「怎么,小星连补充能量的设定都忘了吗?也难怪,毕竟补充能量的设定也是我帮小星发现的啊。」苏雅微微一笑,慢慢解释,「小星的自愈能力可不是无限使用的哦,当自愈能力使用过多之后就会暂时失去这个能力,而这个时候就需要补充能量才能再次使用自愈能力。」

  我突然想到了里校运会时,被刘涛殴打到最后,我的能力突然不能发动了。如果苏雅说的是真的,那么我当时就是自愈能力使用超出限制了,怪不得呢。
  「那么要怎么补充能量呢?」我有些好奇的问道。

  「补充能量的方式嘛,嘻……」说到这里,苏雅停顿了一下,脸上露出来一个莫名的怪笑,那样子就是想到了什么滑稽好笑的东西一样。

  「到底是什么啊。」我有些着急,忍不住催促起来。毕竟这可是有关于自己能力的消息。

  「哈哈哈,补充能量的方式就是射精,」苏雅仿佛是在讲一个笑话一样,一边说,一边止不住的笑了起来,「只要小星射精了就能够补充能量哦。」

  「啥?」我瞬间懵逼,「你没在拿我寻开心吧。」

  「我没有拿小星寻开心哦,我说的都是真的,」听到我这样说,苏雅马上正经了起来,一脸严肃的声明道,「这种事情我不可能乱开玩笑的。」

  「额……」见苏雅这样表态,我也不好意思再提出疑问了,但是这种鬼展开实在是让人难以信服啊,为什么我的能力会和射精挂上勾啊,这也太扯了吧!
  「而且需要注意的是,自慰射精是不能补充能量的,只有被外人弄到射精才能成功补充能量,」苏雅补充道,「这是我和小星经过多次实验后得出的结论。」
  「……」我已经有些不知道怎么该答话了。听到这里,我已经有些相信苏雅的话了,因为我突然想起来一件事,当时我的能力再一次恢复,就是被叶晓晓弄到射精后发生的,这和苏雅说的条件一致。

  「我也知道这种补充能量的方式很扯,但这就是事实,」苏雅有些严肃的看着我说道,「考虑这么多奇怪的限制,其实我有些怀疑,小星的能力是不是只是单纯的自愈这么简单。」

  苏雅后面的那句话突然点醒了我。是啊,我的能力难道真的只是自愈吗?一直以来我对自己能力的情况都不怎么了解,之所以认为自己的能力是快速自愈,就是因为它表现出来的效果就是这个样子。但是这些日子里发生的种种奇怪的事情让我对自己的自愈能力感到了明显的违和感,不管是最开始在刘敏和赵燕的脚下屈辱的射精后,我的自愈能力就加强了。还是最近突然的失去能力,然后在叶晓晓的脚下射精之后又恢复能力。这些奇怪的事情都让我感到了一丝违和,这些表现根本就不像是单纯的自愈能力所拥有的啊。那我真正的能力到底是什么呢?
  「想不通啊。」我有些苦恼的抓了抓头发。

  「想不通就别想了吧,想不通的事情想太多也只是徒增苦恼。」苏雅安慰我道。

  「恩。」我只能默默的点了点头。

  「比起这个……」苏雅突然掀开了浴袍,任由其滑落在地上,赤身裸体的她坦荡荡的站在我的面前,没有任何不适的感觉。

  「呀!你干嘛呀!」我不禁脸上一红,急忙背过身去。

  「嘻嘻,小星害什么羞啊,我的身体你不是早就看过了吗?」苏雅淡定的走到了那个红色的大行李箱旁边,然后打开行李箱,在里面摸索着什么。

  我看不见苏雅在干什么,但是通过声音的判断,苏雅应该是在穿衣服吧,那「窸窸窣窣」的声音听的我心里泛起一阵涟漪,忍不住的想到了苏雅那绝美的酮体。

  「床前明月光,床前明月光……」为了驱散自己的邪念,我赶紧默念起了唐诗。话说下一句是什么来着?

  「好了,小星,转过身来吧。」也不知过了多久,苏雅的声音突然从身后传了过来。我慢慢的转过身去,只见苏雅正穿着一身白色的连衣裙,亭亭玉立的站在那里。窗外的阳光倾洒在苏雅的身上,那洁白的衣装映衬着她那雪白的肌肤,散发着淡淡的光晕,看起来就像是高度曝光的艺术照片,有种超脱现实一般的美感。一头银发的苏雅淡雅的站立在阳光中,那绝美的脸庞上浮现着些许的笑意,她目光温和的看着我,一颦一笑之间都有种说不出的优雅,而光线好像也甘愿成为她的饰品,将她点缀的仿佛画卷中走出来的精灵一般。一时间,我不由的看呆了。

  「嘻嘻,小星,好看吗?」苏雅俏皮的原地旋转了一圈,洁白的裙摆在空中轻盈的上下跃动着,仿佛蝴蝶扇动着美丽的翅膀一般。

  「好……好看……」苏雅的笑容让我不由的脸红了,我低下头去,不好意思再看她。而这时,我才注意到苏雅竟然没有穿鞋,洁白无瑕的嫩足好似上好的温玉一般,直接踩在了暗红色的地毯上面。我突然有些羡慕起了苏雅脚下的那张地毯。

  「小星是在看我的脚吗?」苏雅寻着我的目光往下看去,注意到我在看什么东西后,她不禁调笑道,「想舔吗,小星?」

  「额……不……不用了……」被苏雅说中了心中的幻想,我有些尴尬的移开了视线。

  「小星,别害羞嘛,」苏雅用一种充满魅惑的语气说道,「我知道你心里其实是很想舔的吧。」

  「话说……那个……你怎么不穿鞋啊?」为了掩饰自己的尴尬,我连忙扯开话题。

  「嘻嘻,因为比起穿鞋这种小事,我还有更优先的事情要做啊~ 」一边说着,苏雅慢慢向我走来。

  「你……你要干嘛?」苏雅身上散发出来的危险气息让我本能的感觉到了不妙,我不禁向后退去。

  「小星……」苏雅舔了舔嘴唇,眼中闪过一丝火热,她一边慢慢朝我逼近,一边给自己戴上了一副白色的丝织手套。

  我的背靠在了墙上,见后无退路了,我连忙扭身想要闪开,可谁知苏雅突然快步冲上前来,一把拧住了我的手腕,然后用力一甩,把我重新摁在了墙上。我正要伸手反抗,可苏雅直接欺身靠了过来,柔软的娇躯贴在了我的身上。我顿时手足无措,不敢动弹了。

  「别……别这样……」我踮着脚尖,后背拼命的往墙上靠,想要尽量远离苏雅的身体,而这个滑稽的举动不过只是无用功罢了,毕竟我再怎么努力也不可能把墙推着往后走的。

  「小星……」看着我羞怯脸红的模样,苏雅的双颊顿时攀上了一阵潮红,「你是在诱惑我吗~ 」说着,还不等我有所反应,苏雅直接捧起我的脸,对着我的嘴巴强吻了上来。

  「唔……」我能感受到苏雅那柔软的舌尖正在慢慢侵入我的嘴里,仿佛是一条灵敏的毒蛇一般,轻轻的滑过我的嘴唇,在我的牙龈上游走,最后绕过牙齿的防线,钻入了我的口腔,缠上了我那条笨重的舌头。然后「毒蛇」就开始释放它的「毒液」了,苏雅的唾液在我的口腔里润开,那份甘甜的味道被我舌尖上的味蕾尽数吸收,酥麻的感觉从我的舌尖上蔓延开来。

  与此同时,苏雅的左腿也伸过来顶在了我的胯下,柔软的大腿将我的肉棒紧紧的压住了。这突然的刺激让我浑身一颤,本来就有些反应的下体几乎是瞬间就胀大到了极限。

  「唔……」我不禁发出了一阵羞人的娇喘。

  听到我的娇喘,苏雅就像是打开了什么不得了的开关,一双美丽的杏眼顿时铺满了水汽,满是情欲的光芒。

  苏雅的动作粗暴了起来,她的双手摸向了我的后颈,一条手臂勒紧了我的后脑,防止我挣脱开,另一条手臂则顺势从我的衣领处滑了下去,摸向了我背后的嫩肉。苏雅的手指在我背后的嫩肉上滑弄着,瘙痒的感觉让我忍不住的哆嗦。苏雅的大腿也在同时用力,粗暴的挤压着我的肉棒和蛋蛋,带来一丝痛楚,同时也带来了更多的快感。我的肉棒高高的翘了起来,在牛仔裤上支起了一顶小帐篷。苏雅的胸部紧紧压在了我的胸口上,伴随着苏雅的动作,她那柔软而又硕大的酥胸在我的胸口上来来回回的磨蹭着,让我心里痒痒的。

  我的鼻息逐渐变得粗重,源源不断的快感让我的大脑也酥麻了起来。苏雅用力的吮吸着我的舌头,「咋咋」作响。我体内的氧气也仿佛被苏雅吸了过去,伴随着时间的流逝,一种缺氧般的眩晕感逐渐袭来。我挣扎的力度变得越来越小。
  也不知过了多久,苏雅终于放开了我。由于持续的刺激,我的大脑还没有从酥麻的快感中脱离出来,伴随着苏雅撤开抵在我胯下的大腿,失去支撑的我直接瘫坐在了地上,面色潮红,喘着粗气。

  「小星~ 」苏雅舔了舔嘴唇边的唾液,看着地上有些失神的我,她却满脸的陶醉,「侵犯小星的感觉太棒了~ 」

  苏雅的神情越来越疯狂,直接伏下身来扯住了我的裤腰带,准备脱下我的裤子。我马上反应过来,连忙想要阻止苏雅的行为,「别这样……别……」

  也许是我反抗起到了作用,苏雅突然停下了动作,她静静的看着我,然后面带笑意的说道,「小星,乖一点好吗?」

  「咕噜……」看着苏雅的表情,我却不由的惊出了一丝冷汗。苏雅虽是在笑,可她的眼睛里却完全看不到笑意,我仿佛在她的背后看到了某种黑气在翻腾。
  「嘻嘻,这样才是好孩子嘛。」见我不动了,苏雅这才真正的露出了笑容,仿佛奖励一般的伸手摸了摸我的脑袋。

  没了我的反抗,苏雅很轻松的就拔下了我的裤子。私密的部位裸露在外边,我不禁羞红了脸,极度的羞耻感让我的大腿止不住的微微颤抖着。

  看着我这副样子,苏雅好像更加兴奋了,正当她要准备下一步动作时,一阵敲门声突然传了过来。

  「笃笃笃……」

  「大小姐,已经到了学生集合的时间了,我来提醒一下您。」门外一个中年男性的声音响起。

  「啧……」听到这个消息,苏雅相当不爽的咋了咋舌。此时的苏雅看上去完全没有了优雅的大小姐气质,倒像是嫖娼被打扰兴致的流氓一样。

  我怎么感觉这个形容在损自己啊。

  总之,我获救了,苏雅相当不舍的先放我离开了,她自己则还要穿好鞋袜才能走。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14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