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人妻小说  »  【我的秘密女友】(19)作者:时旭 
【我的秘密女友】(19)作者:时旭 
字数:6560


           (19)恶魔的诱惑(下)

  「李严,你……」我将手机还给秦峰,这让他十分诧异。

  「我怎么?我不是你想的那种人。」我淡然道。

  「你会后悔的。」秦峰忿然。

  「后悔?难道令我后悔的事情还少吗?但这些又算得了什么呢?」我默默和自己说道。

  酒店外依然有阳光,我抬头望见那和煦的光芒,并不刺眼。可是依然无法扫去我内心的颓废,那种质疑自己选择的困惑并不是一阵暖风可以带走的。我努力不去想和比赛相关的事情,不去想和琳儿相关的事情,不去想和自己选择的事情,这样会让我好过一点。

  回到寝室,如同失败者一般的阴霾笼罩这里,阿辉一个人呆在寝室床上,看上去已经熟睡了。我并没有去想为什么,但是内心还是有些小庆倖。我使劲晃动脑袋,想要将这种小得意甩出意识,我要做到什么都不想,只有这样,才能让自己不再受伤害,对,什么都不要想。

  手机?不想。琳儿?不想。比赛?不想。啊!我终於可以舒服的躺在床上了,空气好像没有那么污浊了,身体一下子也瘫软了下来,这样的生活累得人神经紧张,如今终於有一丝放松了。

  「李严,你在寝室啊,怎么电话也不接。」不知道何时,有人将我叫醒。
  「唔。」我还没有从昏沉中醒过来。

  「领队都找你好半天了。」原来是田径队的同僚。

  「什么事?」我听到领队找,神经一下子又紧张起来了。

  「我也不知道,不过你最好找个藉口,领队看上去很不高兴。」他的话让我感到很不安。

  「报告。」我急匆匆赶往学院办公楼,顾不上整理自己。

  「怎么电话都不通?你爸给你买的手机是白买的吗?看看你这是一幅什么德行。」我过来的路上想到了上百种藉口,可是被领队严肃的神情吓得一条都不剩了。慌乱的我只能不停整理自己的穿着,嘴巴张着不知道说什么。

  「好了,和你说正事。现在你参加的音乐比赛结束了,结果如何你不用放在心上,反正这些对於你来说没什么实际的用途,就当是一种体验吧。从现在开始,你要把全部心思放在自己的主业上。没有半年了,我相信你知道全国性比赛的重要性,如果你不在学校时期拿到一些硬荣誉,以后你履历表都不知道要如何写,更别说更好的发展了。还有,这个裁判的实践也是给你加分的项目,表现好了,争取在学校考个一级裁判,多一种发展,多一条出路。你真的要收心努力了,不然我都不知道怎么和你父亲交代。」领队语重心长,感觉就好像父亲在眼前教训自己。

  但是我并没有多少热血沸腾的感觉,因为我的内心根本不在这个上面。一次比赛,或许真的让我倾听到自己内心的声音,我还是很在意昨晚的得失。这次,只是觉得任务来了,我或许可以把自己所有的精力都放在这个上面,然后……然后就不用操心其他的事情了,顺其自然是一种大度的气质。

  「学长!」我从学院大楼出来,一个女生朝我走来,热情洋溢。

  「是你啊!」我认得,她是昨晚那个调皮的女生。

  「李严学长,真没有想到学长就是学院田径队的绝对主力,昨晚的事情你不要放在心上。」她说的很靦腆,但我不想直视她的眼睛。

  「你是体育学院的?」我有点好奇她会出现在这里。

  「今年的新生。」她的声音越发温柔了。

  「噢。」我不想谈及太多,以免自己又去想那些剪不断的烦恼。

  「李严学长,昨晚在酒店没有休息好吗?」她似乎不想轻易放过我。

  「你怎么知道我在酒店的?」问出来,我就后悔了。

  「你不记得了吗?昨晚冯辉学长和他女友还有我一起送你去酒店的啊!你当时有些醉了的,摔了一跤,可是看到冯辉学长和他女友过来了,拔腿就想跑,然后又摔了一下。冯辉学长看你样子很难受,就想把你拖去了酒店……当时,苏琳学姐可能误会了,以为我是你的女友,所以也把我一起叫上了。」这回女生的头埋得更低,声音也更小了。

  「我,完全记不起来了。」我敲了敲自己的脑袋,自知当时完全断片了。原来昨晚真的是琳儿送我去酒店的,那为什么她又要离开呢?是担心阿辉在场吗?
  「学长,你有女友吗?」蚊子叫一般的声音。

  「没有,我答应过家人,在学校不找女友的。」我实话实说。

  「这样啊!学长,我先去上课了。」她的语气有些失望,然后转身离开了。
  回到寝室,秦峰又和往常一样坐在电脑旁玩起了游戏,而阿辉已经起床离开了,他们现在是几乎不照面,即使照面也不打招呼。而这次,秦峰看着电脑,眼睛没有离开一会,连搭理我的意思都没有,整个寝室真的崩坏了。

  「秦峰,阿辉呢?」我不自觉的开腔,偌大一个学校,如果他们不和我说话,我的嘴巴一天说不了几句话。

  「我怎么知道,我又不是他秘书。」秦峰回答冷冰冰的。

  「秦峰,昨晚谢谢你送我去酒店。」我故作糊涂。

  「哼,不是我送的,要感谢就去谢谢昨晚认识的小妞吧。」秦峰道。

  「为什么要谢谢她?」我继续装。

  「不是她,阿辉和苏琳也不会送你去酒店。」秦峰的意思是琳儿和阿辉是那个学妹找来的。

  「是吗?那我真应该去谢谢她,好了,走了。」我拿上充好电的手机出了寝室,却不知道要去哪里。

  不对,还有训练,只有发光自己的力气,才不会有精力去想她。命运啊,你总是这么眷顾我,在走投无路的时候总会给我一个出口。带着汗水在跑道上放肆,呼吸带着呐喊,汗水带着低吟,我要宣泄这么久压抑在内心的怨气。虽然不会快乐,至少不会痛苦,麻木的、机械的动作至少在做着一些对其他人有意义的事情。
  「我有话和你说。」一条短信,是我训练间隙在手机上看到的,号码原本是那么甜蜜,现在却如此苦楚,强烈到整个手机都那么烫手,就想慢性毒药一般。我脑海里闪过无数画面,安静得把手机放下,望了一眼远方,又踏上了跑道。
  「你没有什么话要和我说一说吗?」又是一条短信,是我训练后看到的。好强烈的质问,你是在责备我为什么昨晚会这样吗?还是准备站在一个成功者的角度来分享你的经验?我能怎样告诉你这一切?我又有什么藉口可以去为自己开脱?
  「我只是想要静静。」打完字,我又删掉。

  「没有什么说的,胜败天註定。」打完字,再删掉。

  「不要担心,我正在为田径比赛做训练。」思索片刻,还是删掉了。

  站了半响,身上的汗水在傍晚的风中蒸腾,我的心杂乱了。真的没有什么好说的了,难道我现在还要假装坚强吗?琳儿应该知道,她如此冰雪聪明,此时无声胜有声。我轻轻将手机又放回口袋,这样,疑惑的决定就会从我眼前消失。
  「嗨,李严,你在酒店睡到现在吗?」在寝室楼下,消失了一天的阿辉叫住了我。

  「没有,去训练了,比赛要近了。」我解释道。

  「这么有天赋还这么用功,让别人怎么活?不要这么努力,来,哥们请客,出去放松放松。」阿辉拍了拍我的肩膀。

  「今天就不去了,挺累的。」我想静静。

  「不去怎么行呢?我都定好了。昨天晚上你和佩儿都错过了聚会,今晚说什么也要补回来。」阿辉硬拉着我。

  「不用不用。」我一时没有反应过来,只是推脱。

  「去吧去吧……就算哥们求你,你不去,叫我今天怎么约琳琳,就当帮朋友一把。」阿辉和我再三纠缠。

  「你是她,男朋友,约个会还要扯上我,算什么事。」我顿时感到极度压抑,一股强大的气流沖上胸膛。

  「打铁要趁热,帮帮忙,帮帮忙。」阿辉死活赖我。

  「我不去做电灯泡。」我推开阿辉。

  「不是要你去做电灯泡,还有其他人呢!」阿辉很热情。

  「那我就更不去了,你们好好玩吧。」我往寝室楼上走去。

  「李严,你这样说就太不仗义了,昨晚看你醉倒了,我可是二话没说就送你去酒店的。结果后来不知道怎么了,琳琳就发小脾气了,你说你今天是不是应该帮哥们一把?」阿辉还在拉扯。

  「?」我寻思着。

  「都是老朋友了,你知道的。」阿辉的眼色在变,他有言外之意。

  「你和我说老实话,你们到底到哪一步了,我到底要怎么帮你?」我头脑又发热了。

  「球都到前场好久了,倒了几次脚就是找不到射门空间。」阿辉说道。
  「别人不愿意你何必强求呢?」我说道。

  「哪有,她可是我的女神,我怎么会用强的呢!」阿辉这话倒不假。

  「那你要我帮你什么?」我又问。

  「唉,现在,今天我连约她出来都难了,可能是冷太久了,一直都没有进展,所以开始厌倦我了吧。」阿辉歎气道。

  「你……」我觉得阿辉会有所行动。

  「不是,我只是想创作一个机会约她出来,就算没有进展,至少也不会冷掉啊!」阿辉的眼神看上去很真诚。

  「那意思是让我再帮苏琳庆祝,然后约她出来?」我反问。

  「我和小轩她们又不熟,其他人又没有这样的条件,我只好让你帮忙了,都一个寝室的,你不会拒绝兄弟我吧。」阿辉在激我。

  「我也联系不上她,真的,佩儿也让我联系她,可是今天都没有联系上。」我说道。

  「你不是敷衍我吧,佩儿也叫你联系琳琳?」阿辉见我这么快回答,有些不相信。

  「绝对不敷衍你,真的。」我笃定道。

  「你给她打电话了?给我看看你的手机。」阿辉不相信我。

  「你就这么不相信我?」我躲开阿辉的手。

  「不是不相信,我想知道你什么时候给她打的电话?」阿辉又说,可是眼色却在变化。

  「别抢,我训练前和她打的电话。」我推开阿辉的手,有些用力,阿辉被我的力道推出一定距离。

  「呵呵,不帮我就明说,用不着耍这些。我知道,你们都觉得我天真,去追一个完全不可能的对象。秦峰,还以为我只是为了把琳琳泡上床,就那么看不起我;还有你,说一套做一套,你难道不累吗?哼,终有一天,我会让你们看到我是怎么做到这个不可能的事情的,到时候叫你们吃惊到下巴都掉下来。」阿辉被我推开,心中忿恨,眼睛死死盯着我。我能看出他的那几分不如意和失望,还有他独有的执着。

  「我一直会为你加油……」我不想打破一份真挚的友谊。

  「不要再假惺惺了,做回你自己好不好,我知道我们的位置!」阿辉用手指了指彼此,含义深刻。

  为什么这些不顺利的事情要一件件落在我身上?我对自己有些失望,继而有些失落,心中一片空虚。理想?爱情?友情?都在慢慢随着故事在离开我。充实的自我一下子空洞,失去了灵性,我着急了,恐惧了,生怕自己的一生在默默无闻中度过,我需要寻找到新的航向,而此时,却迷茫万分。

  回到寝室,我洗澡吃饭,行尸走肉。阿辉并没有回寝室,秦峰倒是很轻蔑的看着我,在收到一条短信息后出去了。我头脑混乱,想要打电话给阿辉解释,又拉不下自己的脸面。想要给琳儿一条短信诉说内心,又不知要如何面对。懵懵懂懂中,我也出了门,不知不觉来到了一个酒吧,就是那个曾经装着小恶魔的酒吧。
  酒吧的夜是十分嘈杂的,一下子便钻进了我的内心。那些音乐的震动,灯光的舞动,时空和肉体的交错,不断在意识边缘重合,将藤蔓一般的刺激伸展开来,在神经和心灵之间架起一道摇晃的桥樑。我在桥樑上摇晃前进,享受着蠕动的触觉,一不小心便堕入深渊的刺激,整个人顿时好像又恢复了一点精神。我特别留意今天的DJ是否还是那么性感撩人,却发现今天没有专场,人也不是特别多,大概是因为天气冷了,也可能是因为考试近了,各大学校的学生都少了的缘故。我没头没脑的在里面走了一圈,又逗留了一会,不甘心的走了出来。我到底在做什么?逃避之后是无尽的空虚。

  后街,我如同新亡的魂魄,在一些潜意识到过的地方徘徊。我又来这里干什么?佩儿,那个女孩会在等我吗?我找她又做什么呢?那肮髒的公寓楼前,一辆汽车正停在近处不远的地方,这里是少有人停车的地方。

  我傻乎乎的多看了几眼,那车似乎并没有熄火,但是灯却一盏都没有亮。在光暗之间的地方,车辆的轮毂好似在来回滚动,产生叠影让人目眩。这种目眩下的世界好像得了帕金森症,都在不断地抖动,看上去又像是发动机在抖动。夜晚小吃摊子的灯光都被笼罩在迷雾里,溜出来的光线并没有多少威力,但我还是可以看到驾驶舱里一个人都没有。

  我毫无意识的走进,脚步离喧嚣的夜宵摊越来越远,周围的光线也是慢慢昏暗,只有飘过来的浓雾给人一种神秘莫测的感觉。不对,那不是蒸汽的阻隔,而是车窗玻璃上的水珠,所以看上去整个车都迷雾重重。

  悬挂系统在卖力的工作,那疯狂的阻尼系统并不是来对抗汽油发动机,而是一具火烫的燃烧的欲望。我的视野已经慢慢习惯了在暗处窥探,这时我发现车窗下斜躺着一个人头,正怒目往向我。我显然被吓蒙了,一时间手足无措,随即后退两步。这时循着一丝光线,我才散开瞳孔,将迷雾中若隐若现的肉体收入眼帘。
  那男人躺着,女人正坐在他的腰上不停得扭动着身子,一起一伏的节奏还带着机械摩擦的声音。我能看到女人红色的唇下吐出的雾气,那些炙热的水汽刚刚在两人交合的地方沸腾,这时化作迷雾将整个车厢环绕,我似乎能够听到迷雾中有妩媚的呻吟在传播,可惜被冷冰冰的矽化物挡在里面,让我这个偷窥者只能意会不能言传。

  「滚,滚」我傻乎乎盯着看了半响,才发现那女孩十分眼熟,但车窗下斜着的那个侧脸怒了,他的嘴型朝车外这个背光的阴影在咆哮。我傻乎乎的学了几次口型,才知道他要我滚,真是太嚣张了。夜宵摊就在不足百米开外,居然躲在这里车震,还叫我滚。

  正当我准备发怒回击的时候,那女孩的节奏开始加快,身子也无力得瘫软下来,双手搂着那男人的脖子不停得将腰肢前后摆动。车窗闪过女孩的侧脸,我猛然一瞥居然是琳儿!在这混杂后街的无人小巷里,一辆破车的后座上,昨晚还在舞台上散发绝美风姿的可人儿,居然被剥得精光,还跨坐在一个粗鲁的男人身上,被顶得花枝乱颤,娇汗淋漓!我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赶紧揉了揉眼睛,再俯下身子探视。这回女孩的美艳已经埋入男人怀中,我窥探不到半分,只有那男人用手指着我在动口。

  背着光,你又看不出我是什么人。也许,你以为我只是个拾荒的破老头,也许以为我是流浪汉,反正正常人一般不会走到这里面来,但是,我今天偏偏就不正常了。我的脸快要贴在车窗上了,那男人的眼神倒立着,但我能看出其中有些害怕,可能他以为我是个精神有问题的可怜人吧!

  他停止了动作,可能他意识到了我的存在是个危险。而女孩身子起伏减缓,但是感觉意犹未尽,又挺起身子。她并不知道我在外偷窥,因为她美目紧闭,蹙眉紧锁,意识全在摇摆的快感之中。

  升腾的雾气让我无法看清女孩的面貌,但是内心的颤动已经让我无法站立了。我抖动着身子往后退,一刹那,我闭上了眼睛,害怕再看到任何可怕的东西。一切的猜测,是真的,是真的,为什么偏偏要我在这里碰上。我要冷静,冷静,我刚刚看错了,对,看错了。我不停反复这个念头,好让自己有力气退出小巷。可是动作就是这么僵硬,步伐在地上如同圆规互动一般,没有支点,没有轨迹。
  我极其尴尬和彆扭的退回后街,期间我不知道用了多少时间,但是心跳一直在狂放,我的动脉都快炸裂了。我退出了那车的视线,然后倒退得上了佩儿的那公寓楼,然后坐在楼梯上平复自己的情绪。吸气,牙齿都在颤抖,呼气,舌头都要吐出来了。

  「那个苏琳你就是不敢动她,就会欺负欺负我。」一个女声传来,是佩儿的声音,我赶紧朝楼上走去。

  「不是不敢动她,是时候不到。」声音并没有传得更近,他们没有进入楼梯。
  「哈,不敢就不敢,何必多解释,我又没说你不行,对付其他的女孩子你还是很有一套的,这也是我崇拜你的一个原因吧。」佩儿的声音很温柔。

  「她哪有你聪明,不过她我确实不敢动。上次你请她到我办公室来,结果她还带了一个好友,心机不浅啊!其实,她不带好友,一个人来,我也不敢轻易动她。」这个,应该是副领队吧。

  「哼,如果是一个人,恐怕早就着了道了,你真是浪费好机会。」佩儿道。
  「如果那样,现在你就是在牢里和我聊天了。」副领队说道。

  「唉,其实转了大半圈,还是觉得你最好。」佩儿道。

  「既然觉得我最好,那就继续做我的小情人,何必去淌富二代的浑水呢!」副领队道。

  「你上次还扣了你小情人的钱,我也是身不由己啊!」佩儿道。

  「让你去追李严那小子,你又不去,不用点手段你会听话吗?」副领队道。
  「你是副领队,何必和一个学生置气呢?」佩儿撒娇道。

  「哼,好容易有个出气的机会……说不定你就成了李夫人了。」副领队笑道。
  「哪有那么容易,现在那个苏琳倒是快成李夫人了。」佩儿又是撒娇。
  「更好,越漂亮的女孩是非越多,一不小心李严就得回老家,说不定还……哈哈哈哈哈」副领队的笑声越来越远,而我却躲在黑暗中出冷汗。

  少时,佩儿已经上楼进屋,我估计副领队也已经走远了,就下楼,发现开始停那里的车已经开走了。我如梦如幻,暂时还分不清真实与虚假,只觉自己飘飘然。累了,累了,这个世界好複杂啊,我应该去寝室休息休息了。

            恶魔的诱惑(下)补充

  寝室,空无一人,难得的安静,我不自觉的掏了掏手机,有一条短信,是阿辉发过来的,内容是邀请我去参加晚上的聚会,在某KTV某某包房。看这个格式就知道阿辉并不是对我表示友好,估计是不得已形式上邀请一下,否则为何不电话给我?只是这短信时间,看上去应该是我在那个后街小巷时收到的。唔,佩儿肯定也收到了,她会不会去呢?琳儿有没有被阿辉邀请呢?我心里满是疑惑,反正闲着也是瞎想,还不如去一探究竟。这是大学以来,我最没头脑的一天。
  来到那个灯火通明的大楼前,一楼的电梯间人满为患,因为上面有酒店,有私人会所,还有阿辉所说的KTV。身边等电梯的几乎都是女孩,穿着性感诱惑,身材却未经打磨,长相稚嫩清纯,若不是化了妆,一般人都看得出是学生。她们是来这里工作的吧?大部分人会这样想,其实不是。她们是来参加聚会的,那些KTV包房里正坐着一群烟酒过度的男生,是这群女孩的男友们,正对着麦大声狂吼,发泄着他们无尽的青春活力。你看看她们躁动的神情,站在我面前捂着嘴嬉笑,她们的内心比那些男生更加火热,哪怕是在初冬也不能让这美妙年华的炙热湮灭。

  我实在受不了漫长的等待,我又没有和她们一样穿着高跟鞋和短裙,这几层楼我还是能轻易爬上去的。

  「秦峰,你到底有没有品?每次拿小媛当枪使!」这个声音我太熟悉不过了,在电梯间里还有回音,让我一遍一遍去分辨,告诉自己,这是琳儿清脆的声音。
  「什么叫当枪使?我的枪都还没有掏呢?」秦峰的声音,充满了挑衅。
  我听到对话后,感觉停住,朝楼梯上望去,看不到人影,但听声音应该就在楼上几层的样子。摄手摄脚的动作,尽量不发出一丝声音,可是我还是过於谨慎,所以半天还没有上一层楼。

  「秦峰!」琳儿正言喝道,声音极具穿透力和震慑性。

  「声音好听再大声都不过分,何况还长得这么漂亮,穿的这么性感。美女,今晚穿这么性感给谁看啊?」秦峰阴阳怪调。

  「反正不是给你看。」琳儿的语气冷冰冰的,但似乎没有要走的意思。
  「莫非是穿给阿辉看的?我觉着那小夥子没那福气。是不是给你心仪的李严看的?可惜他完全没有功夫搭理,他这样的帅哥可不是漂亮就能勾上的!」秦峰语气越来越不正经。

  「放手,就知道动手动脚。」这是琳儿鞋跟的声音,她应该是退后了两步。
  「有什么关系,反正都摸过了,我还舔过呢!对不对?」秦峰的语气很是得意。

  「闭上你的嘴,胡说什么!」琳儿有些激动。

  「呵呵呵,不要生气,你不是真的对阿辉那小子感兴趣吧?今晚要成全他?」秦峰声调降了下来,是一种商量的语气。

  「这个和你相关吗?」琳儿见秦峰语气改变,自己也略略一笑。

  「前一段日子,你看你每天忙着练习,几点吃饭,几点睡觉,几点练习都安排的满满的,肯定没有安排阿辉的事情吧!」秦峰的声音因为兴奋而变尖。
  「和你有关吗?」琳儿又是一笑,她似乎听出了秦峰的话中话。

  「现在难得放松,今天难得我又在这里,难道我还不如阿辉吗?」秦峰自通道。

  「不用你操心!」琳儿冷冷道。

  「你不是等着李严那混蛋吧!」秦峰又阴阳怪气起来。

  「和你有关吗?」琳儿冷然。

  「苏琳,我知道我之前做了许多事情让你不舒服,可是我们之间的关系应该还没有恶化到这个程度吧!怎么说,我们也是知根知底的人,我知道你喜欢李严,不过你自己也看到了,他那脾气……」秦峰有些燥。

  「别说了,秦峰,这段时间暂时不要来找我,好不好?你让我有点时间去整理自己的感情,你多陪陪小媛,行不行?」琳儿语气淡然。

  「苏琳,你知道吗?自从那天晚上后,我就完全忘不了你,我被你完全迷住了。我知道,我不是你喜欢的类型,我从来都不想要和你天长地久,不过我就是那么不争气,总是想要碰到你。难道,之前我对你不好吗?你自己不是也说和我在一起的时光过得很快乐吗?为什么又变成现在这个样子呢?」秦峰的语气暂态提高,他内心在澎湃。

  「秦峰,那些都是你一厢情愿的,你……你不要太过分,我是有底线的。」琳儿停顿了一下,语气也瞬间凛然。

  「底线?当初你玩得起兴,爽到爆的时候怎么不说底线?呵呵,我知道你就是这样,外冷内热,这段时间怕是忘记我的手段了?苏琳,我对你很瞭解,你现在只要一点就会爆炸,何必要这样冷漠的拒绝我呢?」秦峰的语气不对,我感觉到女友有危险。

  「哼,秦峰,你敢动我试试!」琳儿不亢不卑。

  「你不要逼急了我……」秦峰居然退缩了!

  「秦峰,我也很瞭解你,你不要再玩那些什么视频录影之类的,在大动脉面前,那些小血管算什么,对不对?」琳儿说的很轻巧,接着就是高跟鞋远去的声音。

  「尼玛,这屁股,就算是让我去坐牢,我也要再操上一次!」秦峰气息不顺的自言自语。

  而我,心早已麻木了,灵魂还没有跟上来。只觉得浑身乏力,坐在楼梯台阶上就不想移动。整个楼道里比那个黑洞洞的公寓要宽敞许多,却无法容载我内心即将爆发的冲击。「苏琳就是一个小婊子」「漂亮女孩裙子里怎么可能没有几个男人」「李严,苏琳在床上可带劲了」「哇,那就是音乐学院的苏琳,穿的那么骚,真想操操」「没有,没有被阿辉操」那些过去在我心中可有可无的话语一瞬间都涌了出来,当初的流水流言此时都被冷凝成了冰锥,比刀子更加锋利,直直插入我的内心!

  那昏暗的夜晚,婆娑的树阴,当空的明月,一个女孩在一个男孩身下娇喘,男孩猛烈的撞击着胯下美丽柔软的胴体,发出野兽般的喘息声……那个历历在目的场景如梦如幻,如今却成了破碎的水晶球,我摔在地上想要将碎片拾起来,然后粘贴在一起,可是,它再也不会如从前一般闪耀动人了。

  那些回忆中的美好,一起交过考试试卷,一起挤过公车,一起坐轮渡去吃鱼丸,第一次陪她买裙子,第一次送她高跟鞋,第一次在家门口吻她。那个曾经坐在我身边,挂着最美好笑容的女孩;那个娇羞着将我拉进被子,满怀期待的看着我如何让她成为女人的女孩;那个意气风发,有事没事总和我坐在一起回忆过往的女孩;破碎了!统统破碎了!

  每当早晨起来,她半裸着身子坐在床上,一件一件的试着内衣给我看,让我帮忙挑选,我总是趁机摸摸;每当她将头发理短,一时间俏丽容颜暗淡半分,我拼命要砍死理发师时她沖我傻笑;每当她失败了,自顾自说的加油,挽着我的肩膀憧憬明天;每当……

  我的泪水流了下来,沾湿了风尘,模糊了记忆。

[ 本帖最后由 皮皮夏 于  编辑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